车间下面工段一级,译文必须为纯粹之中文

  肯定也要这样,先了解厂级领导的状况,有几个车间,每个车间的主任是谁?车间下面工段一级,工段长是哪些,素质怎样?全厂人员的安排如何?生产总值多少?有了大的概念,再逐步深入到各工段、各班组,细化到工人的状况,存在着哪些问题?

  我国有许多出类拔萃的翻译家,但在翻译理论与实践两方面都可以独树一帜的翻译大师却屈指可数,著名法国文学翻译家傅雷先生可以说是其中之一。

  这是一个重要的方法。

  “重神似不重形似”

  又有一个人要穿过沼泽地,看着前面两人的脚印,想都未想便沿着走了下去,他的命运也是可想而知的。

  阅读学习,掌握知识,都要有结构的概念。

  傅雷论翻译的文章只有《翻译经验点滴》和《〈高老头〉重译本序》两篇。另外,他在致友人的两封信里也阐述过对翻译的见解。特别是致罗新璋的信,篇幅不大,却言简意赅,相当精彩。其中“重神似不重形似;译文必须为纯粹之中文”一句,似可看作傅译的座右铭。

  ……

  整理是记忆的诀窍

  傅雷对“神似”作了如下注脚:“领悟为一事,用中文表达为又一事。况东方人与西方人之思想方式有基本分歧,东方人重综合,重归纳,重暗示,重含蓄;西方人则重分析,细微曲折,挖掘唯恐不尽,描写唯恐不周;此两种mentalite殊难彼此融洽交流。”“两国文字词类的不同,句法构造的不同,文法与习惯的不同,修辞格律的不同,俗语的不同,即反映民族思想方式的不同,感觉深浅的不同,观点角度的不同,表现方法的不同,以甲国文字传达乙国文字所包涵的那些特点,必须像伯乐相马,要‘得其精而忘其粗,在其内而忘其外’。”译文是让中国人看的,故必须是“纯粹之中文”。当中文不足以传达原著的信息时,傅雷主张在翻译中“采用西洋长句”,“创造中国语言,加多句法变化”。现代汉语里出现了许多新的句式及修辞法,其中许多是受外语影响的结果。

  又有一个人要穿过沼泽地,看着前面众人的脚印,心想:这必定是一条通往沼泽地彼端的大道,看,已有这么多人走了过去,沿此走下去我也一定能走到沼泽的彼端。于是大踏步地走去,最后他也沉入了烂泥。

  再举一个例子,你走进一个陌生房间,房间的陈设不是你摆放的,你找不到抽屉里的东西。这时候你开始记,一样一样记,也不一定都记得过来。

  “行文流畅,用字丰富,色彩变化”

  世上的路不是走的人越多就越平坦越顺利,沿着别人的脚印走,不仅走不出新意,有时还可能会跌进陷阱。

  可是如果你把这个房间重新整理一遍,把所有的东西都重新摆放一遍,你就记住了。不去整理,不重新摆放一遍,你拉开一个抽屉,看这里面是什么,记一遍,再拉开另一个抽屉,看看这里面是什么,再记一遍。这么多东西,这么多衣物,你永远记不清楚。不管看多少遍也许都记不住,因为抽屉里的东西太多了。

  从文字上说,傅雷力求达到“行文流畅,用字丰富,色彩变化”。(法文略)

  在美女和女巫之间的选择

  可是如果把抽屉里的东西都倒出来,用你的手重新码放一遍,这些东西就都记住了。

  因此,查理带了巴黎最漂亮的猎枪,……他也带了全套最新奇的背心……。还有当时风行的各式硬领与领带,名裁缝蒲伊松做的两套服装……。一套华丽的纯金梳妆用具也随身带了。凡是花花公子的玩艺儿,都已带全,……。(巴尔扎克:《欧也妮·葛朗台》)

  学会换位思考,站在别人的立场上考虑问题,得到的会更多。

  哦,这个抽屉里面放的是衣服,原来放的结构不太合理,毛衣和内衣怎么放在一起了?现在你把毛衣放在一边,内衣放在另一边,再找起来就方便多了。

  这一节,巴尔扎克连用六个emporta作艺术渲染。此种修辞法能强调、突出文章某一内容。原文中的修辞手段,如果直译,在译文中也能收到同样的修辞效果,翻译时当尽量照搬。要是直译收不到同样效果,甚至使译文糟糕得读来不顺口了,就得改换译法。巴尔扎克这段文字直译成中文,看来行不通。傅雷另辟蹊径,略去了四个人称代词“il”(他);“emporta”(带来了)也多用不同译法,其中有一个干脆不译,与上文“还有风行的各式硬领……最讲究的内衣”一句一气呵成,把原著的神韵再现了出来。

  那是在一次英语口语课上,我们的美国老师给大家留了一个家庭作业:学习一篇文章并思考文章的问题,下一堂课将用英语进行讨论。那只是老师为了我们练习说英语的一篇文章,但由此却引出了一些思考。我把那篇文章翻译成中文,大意是:

  要整理房间,而不只是来回拉抽屉。

  “字典不离手,冷汗不离身”(鲁迅语),是说翻译不能没字典,不能望文生义。但是,不顾作者遣词造句的用意,不顾文章的风格结构,光拣字典里现成的译法往译文里填塞,也不能解决问题。魏文帝曹丕说:“文以意为主,以气为辅,以词为卫。”翻译也是如此。“意”即内容,意思;“气”即语气连贯、文字流畅、结构严密。译文不能舍本逐末,只偏重形式不注意内容,而应该主次分明,“以意为主”,用字遣词一定要顺理成章,照顾左邻右舍。请看傅译两例:

  年轻的亚瑟国王被邻国的伏兵抓获。邻国的君主被亚瑟的年轻和乐观所打动,没有杀他。并承诺只要亚瑟可以回答一个非常难的问题,他就可以给亚瑟自由。亚瑟有一年的时间来思考这个问题。如果一年的时间还不能给他答案,亚瑟就会被处死。

  这个比喻任何人都能懂。家里的东西不是你放的,来回数,你还是记不住,但是整理一遍就特别清楚了。

  A cette nouvelle,il (Zadig)tomba sans conscience;sa douleur le mit
au bord du tombeau.

  这个问题是:女人真正想要的是什么?

  对房间的整理和对书本的阅读是同样的奥秘。

  一听这消息,查弟格当场昏倒,痛苦得死去活来。

  这个问题连最有见识的人都困惑难解,何况年轻的亚瑟,对于他这是一个无法回答的问题。但总比死亡要好得多,亚瑟接受了国王的命题,并承诺在一年的最后一天给他答案。

  对一本书整理一遍,胜过随随便便浏览几十遍、几百遍。

  —Etes-vous sujet a cette cruelle maladie?—Elle me met quelquefois au
bord du tombeau,…

  亚瑟回到自己的国家,开始向每个人征求答案:公主,妓女,牧师,智者,宫庭小丑。他问了所有的人,但没有人可以给他一个满意的回答。人们告诉他去请教一个老女巫,只有她才能知道答案。但是他们警告他,女巫的收费非常高,因为她收费的昂贵在全国是出名的。

  学习就是善于整理一本书里的全部家当。整理一遍以后,放好,全在脑子里。

  “这种痛苦的病,你可是常发的?”
“有时候几乎把我命都送掉;……”(伏尔泰:《查弟格》)

  一年的最后一天到了,亚瑟别无选择,只好去找女巫。女巫答应回答他的问题,但他必须首先接受她的交换条件:和亚瑟王最高贵的圆桌武士之一,他最亲近的朋友加温结婚。亚瑟王惊骇极了,看看女巫:驼背,丑陋不堪,只有一个牙齿,身上发出臭水沟般难闻的气味,而且经常制造出猥亵的声音。他从没有见过如此不合谐的怪物。他拒绝了,他不能强迫他的朋友娶这样的女人而让自己背负沉重的精神包袱。

  处理与整理是创造的诀窍

  Mettre qqn. au bord du
tombeau直译为“将某人置于坟墓的边缘”。上面两句直译便是:“他的痛苦将其置于坟墓的边缘”,“它有时候将我置于坟墓的边缘”。在规范化汉语中,这样的句子读起来不通顺,会使译文欧化;原文流畅、自然的风格会荡然无存。傅雷并不拘泥于个别字眼,这里将同一词组还作了不同的译法,所以他的译笔文从字顺,前后衔接得天衣无缝。

  加温知道这个消息后,对亚瑟说:“我同意和女巫结婚,没有比拯救亚瑟的生命和保存圆桌更重要的事了。”于是婚礼的消息宣布了。女巫也回答了亚瑟的问题:女人真正想要的是主宰自己的命运。

  永远要带着处理与整理的概念阅读书籍。

  鲁迅说:“高尔基很惊服巴尔扎克小说里对话的巧妙,以为并不描写人物的模样,都能使读者看了对话,便好像目睹了说话的那些人。”因此,译者在汉语方面得有很高的造诣。汉语是很难学的,不说别的,单是语气助词就不少:“啊、呵、噢、呀、呐、哪、喔、哟、哇、……”使用要贴切,与法语要对应。下面我们引一段《高老头》中的对话:(法文略)

  每个人都立即知道了女巫说出了一个伟大的真理,亚瑟的生命被解救了。于是邻国的君主放了亚瑟王并给了他永远的自由。

  处理与整理的过程不仅能够记住有用的东西,还可能有创造。原来可能放得没有条理,不是最合理,经你重新一放,放出新景观,新结构,新意,还有创造性。

  一霎时,波尔多斟遍了,饭桌上大家提足精神,越来越开心。粗野疯狂的笑声夹着各种野兽的叫声。博物院管事学巴黎街上的一种叫卖声,活像猫儿叫春。立刻八个声音同时嚷起来:

  来看看加温和女巫的婚礼吧,这是怎样的婚礼呀!亚瑟王在无法解脱的极度痛苦中哭泣。加温一如既往的谦和,而女巫却在庆典上表现出她最坏的行为:她用手抓东西吃,打嗝,放屁,让所有的人感到恶心,不舒服。

  一本书阅读通过你的整理以后,不仅记住了应该记住的东西,还有该启发的,该发明的,该创造的,该联想的,都产生了。就像一个房间,通过整理,不但记住了东西摆放的位置,可能比原来更美丽了。

  “磨刀哇!磨刀哇!”

  新婚的夜晚来临了:加温依然坚强地面对可怕的夜晚,走进新房。是怎样的景象在等待着他呀!一个他从没见过的美丽的少女半躺在婚床上!加温惊呆了,问她到底是怎么回事。美女回答说,因为当她是个丑陋的女巫时加温对她非常的好,于是她在一天的时间里一半是她可怕的一面,另一半是她美少女的一面。

  不但记住了,还比原来更美丽了。你想,这是多么好的结果。

  “鸟栗子呕!”

  那么加温想要她在白天或夜晚是哪一面呢?

  不这样做,你费了很大力气,内容都记不清,一考试就忘。

  “卷饼 ,太太们,卷饼 !”

  多么残酷的问题呀!加温开始思考他的困境:是在白天向朋友们展现一个美丽的女人,而在夜晚,在他自己的屋子里,面对的是一个又老又丑如幽灵般的女巫呢?还是选择白天拥有一个丑陋的女巫妻子,但在晚上与一个美丽的女人共同度过每一个亲密的时刻?

  整理一遍胜过阅读几十遍。

  “修锅子,补锅子!”

  如果你是加温,会怎样选择呢?

  所以,教育孩子不要跟着读,不要被动读,要主动地、带有整理性的读。这样就有可能在孩子长大以后,知道读一本书什么应该剔除,什么应该批判,什么有价值,什么有启发,什么能产生新课题。

  “船上来的鲜鱼呕!鲜鱼呕!”

  第二天的口语课上,答案五花八门,归纳起来也就是两种:一种选择白天是女巫,夜晚是美女,理由是妻子是自己的,不必爱慕虚荣,苦乐自知就可以了;一种选择白天是美女,因为可以得到别人羡慕的目光,至于晚上,可以在外作乐,回到家里,漆黑的屋子,美丑都无所谓了。

  7.4阅读能力的延伸就是处理天下一切信息的能力

  “有旧衣服,旧金线,旧帽子卖 ?”

  老师听了所有同学的答案,没有说什么,只是问我们是否想知道加温的回答。大家说当然想。老师说:“加温没有做任何选择,只是对他的妻子说:‘既然女人最想要的是主宰自己的命运,那么就由你自己决定吧。’于是女巫选择白天夜晚都是美丽的女人。”

  阅读能力是非常重要的能力,处理、整理书的能力,演绎开来就是处理、整理天下一切信息的能力,处理、整理生活、社会各种信息的能力。

  “甜樱桃啊甜樱桃!”

  所有的人都沉默了,竟没有一个人做出加温的选择。有时我们是不是很自私?以自己的喜好去安排别人的生活,却没有想过人家是不是愿意。而当你尊重别人,理解别人时,往往得到的更多。如果我们多一些爱心,多一点关怀给人,我们是不是也会得到更多的回报?

  这种能力在读书中都能养成。

  最妙的是皮安训用鼻音哼的“修阳伞哇”!

  学会换位思考,站在别人的立场上考虑问题,得到的会更多。

  善于阅读,善于整理书中的信息,长大以后就善于处理社会所有信息,就有工作能力,社会生活能力。

  几分钟之内,哗哩哗啦,沸沸扬扬,把人脑袋都胀破了。你一句,我一句,无非是瞎说八道,像一出大杂耍。

  追求忘我

  要特别注意对孩子阅读能力的培养,从小就要特别着重。

  一幕闹剧,跃然纸上。傅译已达到相当高的艺术境界。这段对话中,个别语气助词是沪语,因为傅雷是上海人,上海小商贩的吆喝声使傅译有生气。倘能代之以北京小商贩的吆喝声就更精彩,因为普通话是以北京语音为标准的。诚然,傅雷的译作还有不足之处,比如对话中个别句子过于书面化。我想,这与他倡导的要多“读旧小说”不无关系,况且傅雷译的巴尔扎克多在四十年代至五十年代成书,以当时文坛情况而论,傅译的文笔可算是非常通俗、非常通畅、非常大众化了。再者,巴尔扎克使用的词汇量极大,个别词又较冷僻,要贴切地译出并非易事。傅雷自己也说:“文字总难一劳永逸,完美无疵,当时自认为满意者,事后仍会发见不妥。”翻译家在艺术上精益求精的精神溢于言表。再想想傅雷1951年、1963年两次重译1944年初译的《高老头》一事,不能不使人对这位孜孜不倦、不断探索的翻译大师肃然起敬。

  忘我是走向成功的一条捷径,只有在这种环境中,人才会超越自身的束缚,释放出最大的能量。

  阅读书籍也是一种智慧,也有趣味,也是游戏。

  巴尔扎克写作的速度极快,稿子修改得也不多,风格冗长而滞重。傅译巴尔扎克小说却是脉理清晰、层次清楚,可以毫不夸张地说,傅译本超出了原著的语言水平。这类事,翻译史上常有发生。如歌德认为纳梵尔所译《浮士德》法文本比自己的德文原作来得清楚;叶君健所译安徒生童话之于中国儿童,比原文之于丹麦儿童更明白易懂。对这样的做法,也许会有反对意见,但我的看法是,翻译家在文字上如能既“传神”,又超过原作,这真是原文作者和译本读者求之不得的大好事呢!一个作家找到一个高明的译者,就像一个编剧找到了一个好导演一样地有福气;如找到一个很糟糕的译者,就是天生倒霉的了。有了傅雷,巴尔扎克算得上是有福气的了。巴尔扎克之所以在中国有如此巨大的影响,傅雷先生是立下了大功的。

  1858年,瑞典的一个富豪人家生下了一个女儿。然而不久,孩子染患了一种无法解释的瘫痪症,丧失了走路的能力。

  善于整理书籍,在整理中阅读,是一种特别智慧的游戏。

  对待伏尔泰的著作,又何尝不是如此。傅雷说:“伏尔泰原文修辞造句最讲究,译者当时亦煞费苦心……”我们来看一段《老实人》的译文:

  一次,女孩和家人一起乘船旅行。船长的太太告诉孩子船长有一只天堂鸟,她被这只鸟的描述迷住了,极想亲自看一看。于是保姆把孩子留在甲板上,自己去找船长。孩子耐不住性子等待,她要求船上的服务生立即带她去看天堂鸟。那服务生并不知道她的腿不能走路,而只顾带着她一道去看那只美丽的小鸟。奇迹发生了,孩子因为极度渴望,竟忘我地拉住服务生的手,慢慢地走了起来。从此,孩子的病便痊愈了。女孩子长大后,又忘我地投入到文学创作中,最后成为第一位荣获诺贝尔文学奖的女性,也就是茜尔玛·拉格萝芙。

  一个人会读书,就能把读书当做游戏。

  Pangloss enseignait la metaphysico-thelologo-cosmolo-nigologie.ll
prouvait admirablement quil ny a point deffect sans cvause,…

  不要把自己当作鼠,否则肯定被猫吃。忘我是走向成功的一条捷径,只有在这种环境中,人才会超越自身的束缚,释放出最大的能量。

  家教格言:

  邦葛罗斯教的是一种包罗玄学、神学、宇宙学的学问。他很巧妙的证明天下事有果必有因,……

  春秋战国时代,一位父亲和他的儿子出征打战。父亲已做了将军,儿子还只是马前卒。又一阵号角吹响,战鼓雷鸣了,父亲庄严地托起一个箭囊,其中插着一枝箭。父亲郑重对儿子说:“这是家袭宝箭,配带身边,力量无穷,但千万不可抽出来。”

  阅读能力是非常重要的能力,处理、整理书的能力,演绎开来就是处理、整理天下一切信息的能力,处理、整理生活、社会各种信息的能力。

  (1)“La
métaphysico-théologo-cosmolo-nigologie”译成是“一种包罗……的学问”,精彩极了。特别是那个冠词“la”译成“一种”,如稍加玩味,便能悟出它的妙处。可惜“nigologie”没译出。这个词在词典中找不到,要凭想象。法语中“nigaud”意为“傻瓜”,“logie”是表示“学”的后缀,合在一起,即成“nigologie”(“傻瓜学”)。伏尔泰运用文字进行讽刺的本领由此可见一斑。再说,玄学、神学、宇宙学,都是些令人敬畏的学问,现在却与傻瓜学为伍,真叫人啼笑皆非了。所以傅雷所添加的“包罗”二字,实在令人拍案叫绝。

  那是一个极其精美的箭囊,厚牛皮打制,镶着幽幽泛光的铜边儿,再看露出的箭尾。一眼便能认定是用上等的孔雀羽毛制作。儿子喜上眉梢,贪婪地推想箭杆、箭头的模样,耳旁仿佛嗖嗖的箭声掠过,敌方的主帅应声堕马而毙。

  阅读能力是非常重要的能力。善于阅读,善于整理书中的信息,长大以后,就善于处理所有的信息,就有工作能力,社会适应能力。

  (2)Il ny a point deffet sans
cause,沿用汉语习惯讲法“有果必有因”,并不因为法语是否定式,中文也来个否定式。译文的效果也是值得肯定的。

  果然,佩带宝箭的儿子英勇非凡,所向披靡。当鸣金收兵的号角吹响时,儿子再也禁不住得胜的豪气,完全背弃了父亲的叮嘱,强烈的欲望驱赶着他呼一声就拔出宝箭,试图看个究竟。骤然间他惊呆了。

  会看书是更积极的表现,是更需要欣赏和夸奖的。

  “以艺术修养为根本”

  会夸孩子的家长要夸孩子会看书。

  傅雷说:“译事……要以艺术修养为根本:无敏感之心灵,无热烈之同情,无适当之鉴赏能力,无相当之社会经验,无充分之常识(杂学),势难彻底理解原作,即或理解,亦未必能深切领悟。”傅雷译过罗曼·罗兰的《贝多芬传》和《约翰·克利斯朵夫》这两部作品。罗曼·罗兰是巴黎大学音乐艺术史教授、贝多芬研究的权威。《贝多芬传》在傅雷以前有三种中文译本,但傅译本出版后便一锤定音,再无重译本了。在译本后面,傅雷还专文介绍贝多芬的主要作品。《约翰·克利斯朵夫》是以贝多芬的一生为蓝本的一部传记体小说,具有交响乐一般的宏伟气魄、结构和色彩,小说穿插对音乐作品和音乐家的评论,带领读者漫游欧洲古典音乐王国,使读者陶醉在乐曲的享受之中。作品文字朴实,有如清澈见底的流水。一个在音乐方面完全外行的译者显然不能胜任这部作品的翻译。据说,傅雷是边听音乐,边研究音乐史,边译小说的:罗兰讲海顿就听海顿的交响乐,讲勃拉姆斯就欣赏勃拉姆斯,有一次听贝多芬竟听得哭了起来。译者感情的波澜随着书中的人物情节起伏,终于译完了全书。《约翰·克利斯朵夫》是罗曼·罗兰教授音乐史的副产品。傅雷的翻译也有副产品,如《文艺报》上刊登的他的文章《独一无二的艺术家莫扎特》。

  会看书才是对阅读最高级、最积极、最正确、最简炼的夸奖和肯定。

  的确,译者应尽可能多方面涉猎各类学问、各门学科,因为文艺作品的题材是多样的,反映的生活是丰富多彩的。譬如,巴尔扎克在环境描写上是不惜笔墨的,对他那个时代的建筑、室内陈设、人物服饰都作了极其细腻的描写。事过境迁,相隔一个世纪,一个东方人来翻译这些西方的古董确实不易。傅雷在译这方面的段落时,俨然就是个考古学家。

  阅读在本质上和吃螃蟹是一样的。

  “化为我有”

  就是必须把一本书的内容根据你的需要、你的角度对它进行重新处理和安排。什么是要记住的?什么是可以忽略的?什么是需要理解的?什么是需要硬记的?什么是重点?什么是非重点?要搞清楚。

  翻译要忠于原文(包括原文的内容、风格、句式、词汇、音调、节律、语层……),不能越俎代庖,翻译家对于作者真可谓亦步亦趋。他还得在本国语言中找到最贴切的形式来表达原著,为本国读者着想,对本国读者负责,对本国语言的纯洁性负责。傅雷力倡在
译之前“将原作(连同思想,感情,气氛,情调等等)化为我有”,就是为了尽可能忠实于原作。从傅雷的译文看,我认为他“直译”、“意译”兼而用之,有好些地方是采取意译的。傅译好就好在理解正确,误解甚少、译文忠实、贴切,又不拘一格。我也不曾发现他对原著随意篡改。译文基本上做到原文的内容、意思句句落实,字字落实。有人说,意译读起来不费劲,像读本国小说,仿佛有置身中国社会的感觉。我们读傅译却并无置身中国社会的感觉,但是像读本国小说的感觉是的确存在的。那正是傅译的成功之处,因为作品在原文里决不会读起来像经过翻译似的。傅雷呕心沥血的目标就是使“译文仿佛是原作者的中文写作”。难道非把译文一概欧化,读来“洋腔十足”,生硬如洋人讲中国话,才算反映客观实际,称得上异国情调吗?刻意求“形似”,一味采用僵直的译法,结果一定会“貌合神离”,机械呆板。翻译绝非“照猫画虎”,“照猫画虎”的结果难免“画虎不成反类犬”。理想的译文当然须神形兼备,达到内容和形式的统一。但当内容和形式发生矛盾时咱.然应先顾及内容,牺牲原来的形式,以内容为主,以形式为次,“重神似不重形似”。“LE
PERE
GORIOT”译成“高老头”,译得多好,这是意译。我至今未曾听说过对此有非议,主张一定要直译成“高里奥爸爸”才心满意足的。何况,高老头的形象决不是一个什么姓高的中国老汉,他在读者眼里始终是一个法国19世纪落魄的面粉商。

  要整理房间,而不只是来回拉抽屉。

  有一种极不负责任的说法,说傅雷的译文油腔滑调。估计讲这话的人没有对照原文看傅译就随便发表意见。原著“油滑”,译文亦“油滑”,谓之“忠实原文”。伏尔泰得心应手的战斗武器是“讽刺”,他的描绘近似漫画,在他嬉笑、揶榆、嘲讽的笔下,作品呈现了一种滑稽的基调。傅译伏尔泰保持了原作冷嘲热讽、嬉笑怒骂的泼辣风格,是很“传神”的。

  对房间的整理和对书本的阅读是同样的奥秘。

  对一本书整理一遍,胜过随随便便浏览几十遍、几百遍。

  永远要带着处理与整理的概念阅读书籍。

  处理与整理的过程不仅能够记住有用的东西,还可能有创造。

  整理一遍胜过阅读几十遍。

  阅读书籍也是一种智慧,也有趣味,也是游戏。

  善于整理书籍,在整理中阅读,是一种特别智慧的游戏。

  8表达能力的培育

  表达能力是诸种学习能力的运用、表现和尖端。

  培育表达能力,能够刺激、引发、带动各种学习能力的发展,还能够促进非智力心理素质的发展。

  8.1表达能力的特征

  表达能力肯定也需要用观想、描述确立法、心理暗示法、欣赏、夸奖、鼓励、榜样法来培养孩子的五种积极性,从而使孩子表达能力迅速发展和提高。

  培育表达能力的根本奥秘是同培育观察力、记忆力、思维能力相同的。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