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个字中的哪一个要保留下来作为家中其他孩子的名字,只有全面的准备才能得到发展的机会

  你现在对杰老师的看法也很对。“作人”是另外一个问题,与教学无关。对谁也不能苛求。你能继续跟杰老师上课,我很赞成,千万不要驼子摔交,两头不着。有个博学的老师指点,总比自己摸索好,尽管他有些见解与你不同。但你还年轻,musical
literature[音乐文献]
的接触真是大有限了,乐理与曲体的知识又是几乎等于零,更需要虚心一些,多听听年长的,尤其是一个scholarship[学术成就,学问修养]很高的人的意见。

  亲爱的孩子:根据中国的习惯,孩子的命名常常都有一套方式,我们一经选择两个字作为孩子的名字后,例如“凌霄”(“聪”是单名),就得保留其中一个字,时常是一个动词或形容词,作为下一个孩子的名字的一部分。譬如说,我们给凌霄命名时已经决定他的弟弟叫凌云,假如是个妹妹,则叫“凌波”,凌波的意思是“凌于水上”,在中国的神话之中,也有一个出于水中的仙子,正如希腊神话中的“爱神”或罗马神话中的“维纳斯”一般,你一定知道Botticelli[博蒂切利]①的名画(《维纳斯的诞生》),是吗?可是并没有严格规定,两个字中的哪一个要保留下来作为家中其他孩子的名字,我们可以用第一字,也可以用第二个字,然而,我们既已为我们的孙儿、孙女选定“凌”字命名(敏将来的孩子也会用“凌”字排,凌什么,凌什么,你明白吗?),那么“凌霄”的小名用“霄”字就比用“凌”字更合乎逻辑。假如你将来生个女孩子,就用“波”作为小名,“凌”是兄弟姐妹共用的名字。就这样,我们很容易分辨两个用同一个字作为名字的人,是否是出自同一个家庭,你会说这一切都太复杂了。这倒是真的,但是怎么说呢?每个民族都有自己的习俗,对别的民族来说,或多或少都是很玄妙的,你也许会问我取单名的孩子如聪,敏,我们又怎么办?哎!这两个字是同义辞,但两,者之间,有很明显的区别,“聪”的意思是“听觉灵敏”、“高度智慧”,敏的意思是“分辨力强”、“灵活”,两个字放在一起“聪敏”,就是常见的辞,用以说智慧、灵敏,即“clever”的意思,我希望,好孩子,念了这一段,你不会把我当作个老冬烘才好!

  正是在这些准备工作的基础上,三星公司才能全方位地发展,在世界一流企业的行列中站稳了脚跟。我们在三星公司高速发展的背后,也可以得出这样一个结论,只有全面的准备才能得到发展的机会。这有些像大多数人都熟悉的木桶原理:决定木桶容水量的恰恰是那块最短的木板。

  有一点,你得时时刻刻记住:你对音乐的理解,十分之九是凭你的审美直觉;虽则靠了你的天赋与民族传统,这直觉大半是准确的,但究竟那是西洋的东西,除了直觉以外,仍需要理论方面的,逻辑方面的,史的发展方面的知识来充实;即使是你的直觉;也还要那些学识来加以证实,自己才能放心。所以便是以口味而论觉得格格不入的说法,也得采取保留态度,细细想一想,多辨别几时,再作断语。这不但对音乐为然,治一切学问都要有这个态度。所谓冷静、客观、谦虚,就是指这种实际的态度。

  聪一定跟你提起过,他在一个月之内跟我们通过三次电话,是多么高兴的事,每次我们都谈二十分钟!你可以想像得到妈妈听到“聪”的声音时,是怎样强忍住眼泪的。你现在自己当妈妈了,一定更可以体会到做母亲的对流浪在外已经八年的孩子的爱,是多么深切!聪一定也告诉你,他在香港演奏时,我们的几位老朋友对他照拂得如何无微不至,她们几乎是看着他出世的,聪叫她们两位“好好姆妈”,她们把他当作亲生儿子一般,她们从五月五日起给我们写了这些感情洋溢的信,我们看了不由得热泪盈眶,没有什么比母爱更美更伟大的了,可惜我没有时间把她们的信翻译几段给你看,信中详细描绘了她们做了什么菜给聪吃,又怎么样在演奏会前后悉心的照顾聪。这次演奏会可真叫人气闷。(同一个晚上演奏两场,岂不是疯了?幸亏这种傻事他永远不会再千。没有什么比想起这件事更令我们不快了!)

  要说明一流企业和准备的关系,我们还不得不提到微软和比尔·盖茨,可以说,微软公司将近30年的辉煌,是与对准备的高度重视分不开的。

  来信说学习主要靠mind[头脑],ear[听力],及敏感,老师的帮助是有限的。这是因为你的理解力强的缘故,一般弹琴的,十分之六七以上都是要靠老师的。这一点,你在波兰同学中想必也看得很清楚。但一个有才的人也有另外一个危机,就是容易自以为是的走牛角尖。所以才气越高,越要提防,用solid[扎扎实实]的学识来充实,用冷静与客观的批评精神,持续不断的检查自己。唯有真正能做到这一步,而且终身的做下去,才能成为一个真正的艺术家。

  当比尔·盖茨还在哈佛大学学习的时候,有一天,他从《大众电子学》的封面上,看到MITS公司研制的第一台个人计算机的图片。他马上意识到,这种个人计算机,体积小,价格低,一定可以进入家庭,甚至是人手一台。他认为这是一个不可多得的发展机遇。当时,已经有人要和他一起退学创办自己的事业了。但比尔·盖茨意识到,自己在个人计算机软件技术方面还非常薄弱,于是他并没有急着投身商海,而是先进行了积极的准备。

  一扯到艺术,一扯到做学问,我的话就没有完,只怕我写得大多,你一下子来不及咂摸。

  从此,他几乎把所有的精力都花在计算机方面,不管是硬件方面还是软件方面,他都如饥似渴地学习。在学校的计算机中心,他不知度过多少不眠之夜。

  来信提到Chopin[萧邦]的Berceuse[摇篮曲]的表达,很有意思。以后能多写这一类的材料,最欢迎。

  当然,这些知识还远远不够,他又应聘到MITS公司当上了兼职程序员,为他们的个人计算机编写BASIC解释程序。

  还要说两句有关学习的话,就是我老跟恩德说的:“要有耐性,不要操之过急。越是心平气和,越有成绩。时时刻刻要承认自己是笨伯,不怕做笨功次,那就不会期待太切,稍不进步就慌乱了。”对你,第一要紧是安排时间,多多腾出无谓的“消费时间”,我相信假如你在波兰能像在家一样,百事不打扰:每天都有七八小时在琴上,你的进步一定更快!

  同时,他对计算机市场进行了详细的了解,发现人们当时都把目光集中在大型机上,对个计算机不屑一顾。

  我译的莫扎特的论文,有些地方措辞不大妥当,望切勿“以辞害意”。尤其是说到“肉感”’,实际应该这样了解:“使感官觉得愉快的。”原文是等于英文的sensual[感官上的]。

  面对这种情况,比尔·盖茨认为,正是因为人们都把精力投入到大型和巨型计算机中去了,所以自己进入小型计算机的领域,遇到的竞争才不会太激烈,看来,到行动的时候了。

  比尔·盖茨现在已经成为了财富的代名词,是无数年轻人心目中的偶像。成功之后的比尔·盖茨并没有丢掉重视准备的好习惯。正是在他这种强烈的准备意识的影响下,微软公司从上到下都树立了浓郁的“准备至上”的企业文化,无论市场前景多么看好,如果前期的准备工作没有到位,他们是不会急于将产品推向市场的。

  人人都知道,在IT行业中,产品发布时间的早晚对市场的影响是巨大的。但微软公司不止一次地推迟Windows新产品的发布时间,就是因为他们认为还没有准备好。

  虽然现在他们几乎已经垄断了计算机操作系统的市场,但仍然对那些竞争对手保持着高度的警惕。为提防Linux对其操作系统Windows的挑战,他们就经常访问有关Linux的BBS和新闻组站点,以获取最新资料,有人发现微软公司居然是点击Linux的BBS站点次数最多的人。

  看来,造就一个伟大的公司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在他们风光无限的辉煌背后,正是一件件细微但又不可或缺的准备工作在默默地支撑着、推动着他们去创造一个又一个的奇迹。

  没错,准备不仅造就一流的人才,更造就一流的企业。

  三流的企业靠策划,一流的企业靠准备。

  –王石

  三、善于做准备的员工最受欢迎

  善于做准备的员工往往比其他员工更具竞争力,也更受欢迎。

  企业之间的差距是怎样造成的?这是一个多年来人们苦苦追寻,但始终无法得到一个公认答案的问题。有人说是人才,有人说是战略,有人说是细节……这些原因乍一看似乎都对,但细究起来好像又不完全正确。如果我们仔细研究一下各种企业排行榜,就会发现,在排名靠前的企业和靠后的企业之间,有的虽然经营的产品相同、企业的规模相近、面对的市场一致、建立的时间也差不多,但体现在利润中数字却差别非常大。

  差距到底源自哪里?虽然人们已经给出了很多的答案,但有一个原因是被大多数人所忽视的,那就是准备。正是因为在准备的重要性上认识的不同,才造成了现在企业之间巨大的差距。

  在这里,我们可以看一看诺基亚公司和爱立信公司在对待同一情况所表现出的截然不同的举措;看一看准备在这里所起的巨大作用。

  2000年3月17日晚上8时,一场暴风雨导致飞利浦设在美国新墨西哥州的芯片厂发生大火。虽然这场大火在10分钟之后就被扑灭,但却对远在万里之外的两个世界上最大的移动电话生产商–诺基亚和爱立信造成了巨大的影响。原因在于:这两个世界移动电话的巨头生产手机所需要的很大一部分芯片是由飞利浦这家工厂提供的,该工厂生产的40%的芯片由诺基亚和爱立信订购。其中Asic射频芯片是飞利浦的独家专利。

  3天以后,诺基亚与爱立信都知道了火灾的消息。面对这两个大客户,飞利浦的管理层表示,生产线将会在1周之内恢复,并且优先供应两大移动电话商。

  面对飞利浦失火的消息,诺基亚与爱立信的反应大相径庭。诺基亚立即派人奔赴飞利浦的芯片厂,监督有关善后事宜。在与飞利浦高层的数次会谈中,诺基亚高层表现出强硬、积极的态度,要求飞利浦把各工厂的生产计划全部拿出来,尽一切努力寻找可以挖掘的潜力,让飞利浦无法忽视。飞利浦随即安排位于上海和荷兰的工厂为诺基亚生产1000万个Asic芯片。

  在大火发生以后的2周之内,诺基亚还动员了30多名欧洲、亚洲和美国各地的经理与工程师一起讨论解决方案,重新设计了芯片,使得日本和美国的其他工厂也能制造。他们寻找到日本和美国的其他供应商承担生产几百万个芯片的任务,从接单到生产只有5天的准备时间。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