但兴许就能在不累的交谈中找得,而是指一切都会过去的过去

时光无情,岁月苍凉,一路走来,难免悲伤!但无论怎样,都要坚强,因为前路还长,你总会看到曙光。人生无常,聚散难料,但无论如何,只要活着,就还有希望。不管今天身在何处,无论明天路往何方,只要生活还在继续,就别急着失望。
成长的路上,我们总会有太多的迷惑和茫然,很多时候,我们都看不清楚方向,无论前进或是后退都是一片虚无缥缈。这样的状态,我们称之为迷茫,每个人都会经历迷茫,不是我们不够聪明,而是我们缺少应对的智慧。
迷茫会让人感到孤独和无助,迷茫也会让人觉得失落和痛苦。可它却是一种人生中不可或缺的历练,也是成长中的不可缺少的考验,它虽只是一个过度,但你却只有把它征服,才能得到升华和蜕变。
可是让人感到迷茫的年纪,却是人生中最低沉却又最无力的年纪,那时候的我们,没有强大的勇气和坚定,也没有足够的坚持和耐心。总是会因为一点点的不顺和变故就会抱怨和着急,总是会因为一点点的挫败和打击就会轻言放弃。
其实人生最大的困难,莫过于走投无路。而人生最大的绝望,也莫过于面临死亡。很多人连死都不怕,却偏偏承受不住一点失去的打击。正如曾经的自己,几度悲伤欲绝,如今想来,可笑至极。那只不过是一段过去式的爱情却让我撕心裂肺,那只不过是一个不爱我人却让我痛彻心扉。
曾经说过多少次,再也不爱了,可后来还是爱了,或许人生就是这样吧!当初以为已经失去的东西,如今想来却又不曾失去过,当初以为拥有的东西,如今回首,却又仿佛未曾拥有。我们都在太早的年纪里,给未来下了太早的结论。无论是好的还是坏的,后来都全部被跌倒了。
我经常觉得,生命中最重要的四个字,是活着,和过去。而这个过去并非指曾经,而是指一切都会过去的过去。无论今天的你是多么的痛苦和难过,只要你还活着,那一切都会过去,只是时间的长短而已。所以生命还长,别急着悲伤,故事还长,别急着失望,未来绝不是你悲伤时以为的那样。度过那段艰难的岁月,再回首时,你会充满感激和欣喜。
一辈子那么长,只要还未到尽头,就别急着绝望,生活的故事还在继续,只要还未到结局,别急着失望。

经历风雨,才是人生,闯过格局,才懂生命,人在变,天在看,是你的,未必德高望重,不是你的,未必舍得,是人,未必用心付出真诚。可怜天下父母心,人间富贵不是一句话,几代人可以累积一颗心,几个人可以造化一个人,固定的生存无法转变年轻人的态度,固定的思维无法照料人生的格局。天地之间,人生万里,屈指算尽,有人生死,有人无名,在事,在人,在江山社稷,什么高山流水,什么曲断人魂,什么花开花落,一定的时间,一定的规律,有些人无奈,就有人不敢孤独,有人喜欢经历风雨,必然有人不怕苦,不怕穷。时代的变迁,人生的规划,有心的人未必尊敬别人,无心的人,未必善待别人,世界是相对的,估量人的能力需要时间,衡量人的态度需要时间,人的格局,人的变化,一定的思维,一定的套路,有些人无奈,就有人跑回了起点。大风起,十万惊鸿,人世间,总有一些不可能,态度,道德,找对了人,看到经验,找错了人,看到教训。风波未停,人心先乱,容易迷路,容易失去方向,格局在心,世事多变,不要用低估的态度去衡量,不要用权衡自己的态度去探索别人。八字一瞬间,人间两行泪,有你的尊严,未必有你的双亲,有你的格局,未必有你的衣服,人生和舞台是一起航行的,大风大雨和命运是一起站立的,用本事和智慧一起航行,用耐力和行为一起过关斩将。行人流水三万里,大河无缝有人怨,世态炎凉,一世彷徨,独自凄凉,还是念头风光,有人缘深缘浅,有人缘聚缘散,世界上,人间里,红尘下,一颗心可以衡量别人的全世界,未必读懂自己的一辈子。天大,地大,人生有缘,人生无心不能养自尊,人生无念不能养神话,格局在说话,人生在探索,生命的每一个句号都是寻人问路的综合。

和这样的人说话,总让人觉得很累:
“你还未说完,他就打断你;刚解释过的问题重复问上好几遍;有一句没一句地回应着……”
原本两分钟就能讲完的事,解释两个小时还未妥。
时间浪费不少,还不能有效地解决问题。
如果你身边有这样的人,能避而远之的,就请远离。
不要在说话累的人身上浪费时间
这些人,并不是因为沟通能力有多差,而是他们根本不屑你说的,要么心不在焉的听,要么先入为主,要么强加武断……
就像周濂的那本书名《你永远都无法叫醒一个装睡的人》,你也永远无法说通一个态度有问题的人。
扁鹊多次拜见蔡桓公,“大王,你这病再不治,会日益严重。”
蔡桓公,对医生心存偏见“医生都喜欢成天给没病的人治病,用这种方法来证明自己的医术。”不以为然地回:“我没病,不用你医治。”
扁鹊就这么三番五次的劝说,每次却都是徒劳。
蔡康永曾在书中写道:“对于天生防卫心强或个性冷淡,只需有礼地说清楚该说的话,就可以闪了。”
真正的沟通也并非在于语言,而在于彼此的态度。若一个人交谈时,态度有问题,就真的没必要与之费口舌,浪费时间了。
舒适的谈话,是把别人的话放心上
相反,那些说话不累的人,要么一点就通,要么虚心听取,交流起来也很轻松愉悦。
曹操看中曹植的才华,想废了曹丕,立曹植为太子,于是征求贾翊的意见。但贾翊却一声不吭。
曹操好奇地问:“你为什么不说话?”
贾翊答:“我在想袁绍、刘表废长立幼招致灾祸的事。”
曹操听后哈哈大笑,即刻明白贾翊的意思,于是再也不提废太子之事。
最轻松舒适的交谈,莫过于此,点到为止,彼此便能心有领会,无需过多解释。
就像安得鲁S。葛洛夫说的“沟通得很好,并非决定于我们对事情述说得很好,而是决定于彼此被了解得有多好。“
而了解的前提是,能把他人的话放在心上,细细体会。
时间那么贵,留给相处不累的人
不管什么时候,我们都更乐意和相处舒适的人在一起。
赫尔曼·黑塞曾说:“人生十分孤独,没有一个人能读懂另一个。”漫漫人生路,能遇到懂你的甚难,但兴许就能在不累的交谈中找得。
鲁迅碰到瞿秋白时,感慨“人生得一知己足矣,斯世当以同怀视之”。
能找一个聊得来的人,是一种难得的幸福,亦是我们大多数人向往的,正如李白的那句诗“人生贵相知”。
朱军曾问演员王志文:“你到底想找个什么样的女孩?”
王志文想了会儿,回答:“就想找个能随时随地聊天的。”
随着年龄的增大,你会慢慢地发现,能听你说话、和你说话的人越来越少。
时间可贵,把口舌留给有趣的事,相处不累的人吧。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