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人之所以成为了压迫者,当曼德拉在监狱里得知格拉萨丈夫去世的消息后

01 前段时间,一张王祖贤和好友吃饭的照片被放在了网上。
她当天并没有刻意打扮,放松地坐在桌子前,一边夹菜一边和朋友聊天,状态很是放松自在。
网友看了照片后,无一不是高声惊呼:你怎么老成这个样子。
照片发到网上,没想到瞬间上了热搜。
网上的评论都在感叹美人迟暮,有人惋惜地说道:怀念王祖贤年轻的时候,宛若女神。
还有人留言十分毒辣,甚至有人说:当年的聂小倩升级成了黑山老妖。
其实,从这张照片上可以看出王祖贤真的轻松自在,和友人谈笑风生。
这个样子难道不就是我们平时的生活吗?
美剧《老友记》深受大家的喜爱,虽然年代久远,可是这部剧带给了无数人美好的回忆。
随着时间的流逝,因为经典经久不衰,无数新一代的人也迷上了《老友记》。
有人在现实生活中遇到了电视剧饰演乔伊的演员马特,但是时光荏苒,马特已经不再年轻。
经历过病痛,结婚,生子,离婚,变老等一系列的人生变故后,他早已经变得白发苍苍,身材走形。
年轻的粉丝看到他后,惊呼:你是不是乔伊的父亲啊。
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凡是有明星状态不好,就会收到一句:你怎么老成这样。
仿佛变老已经变成一种过错。 02 当年红极一时的窦唯曾经是一代男神。
高晓松谈起窦唯说:那时候我们永远只能给他们开场,窦唯一上来,全场就炸了。
曾经的窦唯走上舞台,万人空巷,全靠无与伦比的才华。
他不仅拥有无与伦比的才华,还和天后王菲结了婚。
但是多年后的如今,曾经有人偷拍到了他的图片。却是被媒体抨击,离开王菲后生活失意。
甚至有人说他:一点也不体面。
当时的标题是:《王菲前夫坐地铁发福照曝光,网友惊呼:岁月是把杀猪刀》!
人到中年的窦唯与年轻时的英俊,意气风发,的确相去甚远。
被媒体渲染为一个落魄的油腻的中年男人,甚至还被扣上了不体面的中年男人的标签。
面对媒体的炮轰和网游的质疑,窦唯只淡淡说了一句话: 清浊自甚,神灵明鉴。
03 在《情人》一书中,杜拉斯在一开篇就写到:
我已经老了,有一天,在一处公共场所的大厅里,有一个男人向我走来,他主动介绍自己,他对我说:我认识你,我永远记得你。
老,看起来是上天对年轻、美丽的一种惩罚,实则是对人生另一种层面的馈赠。
任何年龄段的人,都有他在那个年龄阶段,所呈现出来的无法复刻的美。
朴树曾经被媒体成为穷困潦倒的人,人人都有一个疑问:廉颇老矣,尚能饭否?
但是朴树在《鲁豫有约》中则说:现在我的生活特优越,而且我从没想过我要更优越的生活。
朴树所说的优越,没有豪车,没有豪宅,骑一个小自行车满大街晃悠。
这和很多人定义的体面、富有有些差距。
但是朴树却说:我不怕老,我怕失去勇气。
窦唯和朴树的落魄的中年男人与穷困潦倒并不是真的老,而是精神上的富有,精神富饶,是另一种富有。人人都想得到,却不是人人能得到。
林清玄有句话说得好:三流的化妆是脸上的化妆,二流的化妆是精神的化妆,一流的化妆是生命的化妆。
正如苏菲玛索所说:
人的外貌会随著时间改变,我们也没必要太惊慌。学会在光阴流逝中找到与自然的平衡点。
老并不可怕,可怕的是我们无法掌握自己的命运。愿所有人都可以找到与自然的平衡点。

一个人不论是成功还是失败,都是自己梦想作用的直接结果。在公正有序的宇宙中,打破平衡就意味着彻底毁灭,而个人的责任是无法推卸的。一个人的优点和缺点、心灵的纯洁与不纯洁,都是自身梦想使然,而不是别人赋予的;同时也都是自己造成的,而不是别人强加给他的。他的境况也是他自己的,而不是他人创造的,同样,他的苦难与幸福也是自身造成的。要改变这一切只能依靠自己,旁人无能为力。他想成为什么样的人就可以成为什么样的人;但是他如果继续像以前一样思考,那么他就永远不会改变,他的境遇也不会有任何变化。
如果弱者不愿意得到别人的帮助,那么强者就无法帮助弱者;即使弱者愿意接受帮助,他也必须通过个人的努力,使自己成为独立的强者。他必须通过自身的奋斗,培养自己敬重的人所具有的优点。因为除了他自己,没有人能够帮他改变自身处境。
人们普遍认为:“正是因为有了压迫者,才会有人沦为奴隶;让我们憎恨压迫者吧!”但是现在,越来越多的人倾向于颠倒过来理解这句话的意思。他们认为:“一个人之所以成为了压迫者,是因为许多人甘愿成为奴隶。让我们唾弃这些奴性十足的家伙吧!”
事实上,压迫者与被压迫者之间不知不觉地达成了默契,表面看上去他们好像在相互折磨,实际上,却是在折磨他们自身。明智的人会认识到这一法则:梦想的懦弱造就了被压迫者,而压迫者则滥用了自己的力量。无论是压迫者,或是被压迫者,都承受了必须承受的苦楚,即使不去互相谴责,也很难获得真正、完美的爱。一个人只有克服自身的弱点,抛弃所有私心杂念,才能够摆脱压迫者和被压迫者的身份,成为真正自由的人。
一个人只有不断地提高自己的梦想觉悟,才能够克服困难,取得进步。一个人如果只是满足现状,拒绝提高自己的梦想水平,那么他只能继续待在软弱、可怜、凄惨的处境中。
在取得成就之前,每个人都必须提高自己的梦想水平,使自己摆脱盲从的动物本能。为了获得成功,他不一定要完全放弃内在的所有动物本性以及私欲,但是至少应该放弃其中很大一部分。一个人如果让本能的沉迷放纵占据心灵,那么他就无法理智地思考,也不能条理清楚地采取行动,实现自己的目标。他无法发现,也无法发掘自己的潜在资源,最终将导致一事无成。一个人如果不能以男子汉般的气概控制自己的梦想,就无法控制事态的发展,也无法担负重大的责任。他也不适合独立行动,也无法独当一面。这并不是说他生来就能力低下,而是他所选择的放任自流的梦想束缚了他。
没有牺牲,就没有进步,也不会有成功。一个人只有能够控制自己的本能,一心一意发展计划,树立坚定的决心,增强自力更生的能力,才有可能获得成功,这是测量成功的一个尺度。一个人的梦想水平越高,就会越勇敢坦荡,就越有可能取得更大的成就,获得更多的幸福,得到别人更持久的祝福和敬重。
这个世界并不会放纵贪婪、不诚实和邪恶等恶习,尽管从表面上来看具有这些恶劣品质的人没有受到惩罚,他们的行为没有得到有效的控制,但是我们仍然要相信,上天帮助的永远是诚实守信、宽宏大量、品德高尚的人。人类历史的各个时代,都有一些伟大导师们曾以各种各样的形式明确地阐释了这个道理。要想正确地了解它,人们必须坚持不懈地提高自己的梦想水平,提升自己的道德品质,做一个品德高尚的人。
运用智力所取得的成就,是人类一心一意寻求知识,或探求人生与自然美的结果。这些成就有时可能被与自负和野心联系起来,但实际上它们并不是自负和野心的结果,而是纯洁无私的梦想,经过长期艰苦努力而产生的自然产物。
在精神领域取得成就是一个渴望建功立业的人所能达到的理想境界。一个人如果能够一直拥有崇高的梦想、纯洁的心地,就能够达到人生的极至,成为一个贤明高尚、有影响的人,从而获得真正的幸福。这就如同太阳能够升到最高点,月亮也有满月时一样。
任何形式的成功都是对艰辛努力的回报,对梦想的奖赏。在正确梦想的指引下,借助于自我克制、意志坚定、纯洁正直的品性,人就能不断地取得进步,而他的前途也是不可限量;相反,如果只是沉迷于兽性、懒惰、不洁、堕落和迷茫的梦想中,那么他肯定只会走向堕落。
人有可能在世界上获得极大的成功,甚至在精神王国也能攀上顶峰。然而,如果他因此而骄傲、不思进取,那么他很容易再次滑向虚弱和悲惨的境地。
通过正确的梦想所取得的胜利,只能靠谦虚谨慎来进行维护。很多人获得成功之后就忘乎所以、洋洋自得,因此很快便遭受失败,退回到成功之前的起点。
一切成就,无论是在商业领域、学术领域还是精神领域,都是依靠正确梦想指导的结果,受相同法则的支配,拥有相同的方法,唯一的区别就在于它们达到的目标不同。
不想收获的人,不需要做出牺牲;想稍有收获的人,就需要稍微做出点牺牲;想大有作为的人,必须做出巨大的牺牲。
作者:婉兮轻扬

长相普通,家境贫寒,可先后成为了两个不同国家的第一夫人,而且她的第二任丈夫还是大名鼎鼎的南非国父——曼德拉,这位传奇的女性就是格拉萨·马谢尔。
现代社会对离异的女性总是那么不公平,很多人总是带着有色眼镜看待她们,认为离过婚的女人想再婚,只能找条件差的了。一个带着孩子的单亲妈妈,找对象的时候就更不能挑剔了。今天,格拉萨的故事,就是对他们最好反击。
1945年,格拉萨出生在莫桑比克海边的一家农户,当时莫桑比克还是葡萄牙的殖民地。她半文盲的父亲为了养家糊口,在南非矿山和家中的田地间往返劳作,靠贩卖矿产品和农产品维持家用。
不幸的是,在格拉萨出生前几周她父亲就去世了。但他深知知识的重要性,在去世前夕要妻子保证,要让未出世的孩子接受良好的教育,格拉萨的母亲含着泪答应了。
格拉萨说:“我们家很穷,但我一直接受着最好的教育。”
中学毕业后,她拿着奖学金留学葡萄牙,在里斯本大学获得学士学位,成为了殖民主义时期受过教育并在里斯本大学获得文凭的少有的非洲妇女之一。此外,她还刻苦学习德语、法语、西班牙语和英语,加上莫桑比克的官方语葡萄牙语,她共精通六国语言,并在美国获得了社会学博士学位。
以前,格拉萨拿着奖学金来到首都马普托读高中时,种族隔离和民族歧视盛行,班上40多人全是白人,就她一个黑人,在莫桑比克明明白人才是外来者,而土生土长的她却成了班级里的意外来客。
这种刻骨铭心的经历激励着她为推翻殖民统治而努力,最终她成为了非洲的自由战士,并加入了莫桑比克解放阵线。在为国家的解放而奔走的时候,她遇到了当时的解放运动领导人萨莫拉·马谢尔,两人在战乱纷飞的年代成为恋人。
莫桑比克独立以后,她的丈夫成了该国的第一任总统,她成了第一任总统夫人。此外,博学多才的她还兼任该国的文化和教育部部长。
在莫桑比克,她的影响力丝毫不逊色于丈夫。因为当时莫桑比克是非洲文盲率最高的国家之一,她用不到两年的时间,就提高了入学率,降低了文盲率。在她任职期的十三年期间,国家的文盲率由90%降到了50%。十年育树,百年育人,她贡献卓著。
婚后,他们相互扶持,相濡以沫,并生有一儿一女。然而,时局动荡的非洲还是给他们带来了不幸。1986年,她丈夫乘出访时坠机去世,至今各种政治谋杀的猜测都没有停止。
失去丈夫的格拉萨几乎处于崩溃的边缘,此后五年她一直身着黑衣来悼念亡夫。直到1991年,在儿子的鼓励下,她才终于重新振作,组建基金会以应对贫困问题,最终成为联合国儿童基金会的负责人。
纳尔逊·曼德拉,南非的国父,南非历史上的首位黑人总统。当年因领导反种族隔离运动,被捕入狱27年。在曼德拉入狱期间,格拉萨的丈夫曾设法营救他。当曼德拉在监狱里得知格拉萨丈夫去世的消息后,就写信安慰她。
格拉萨·马谢尔动情地向纳尔逊回信说:“在我黑暗的日子里,你从监狱里射来一束光芒。”
1990年,曼德拉获释,结束了长达27年的监禁生活,但他与第二任妻子的婚姻也走到了近头。他的妻子温妮已有了新的恋情,并拒绝与他保持夫妻关系,并在两人沸沸扬扬的婚变期间公开羞辱他。
心灰意冷的曼德拉,因一次偶然的机会,遇见了格拉萨。格拉萨温柔的性格,稳重的行事让他留下很好的印象。从相识、相知、再到相恋,最后在曼德拉80大寿时,两人结为夫妇,并举办了盛大的婚礼。
一开始格萨拉是拒绝再嫁的,她说:“我属于莫桑比克,我永远都会是萨莫拉·马谢尔的妻子。”曼德拉只能做出让步,而曼德拉的前妻温妮则怒骂格拉萨,说她是个狡猾地玩弄感情的女人,是“小三”。格拉萨是不能容忍别人玷污他们的爱情的,于是她改变了主意,嫁给了曼德拉。
婚后,曼德拉对他人说:“我深爱的是一位非常了不起的女人。过去我所经历的所有挫折和不幸都算不了什么,因为在我晚年的时候,在格拉萨的爱和扶持之下,我又像一朵花一样绽放了。她就是我的一切。没有她的陪伴我会非常孤独脆弱。”
格拉萨在曼德拉身边细致体贴地陪伴着他,或饭后散步,或闲聊心事。53岁的她使80岁的他重新燃起了生命的活力,让曼德拉度过了一个温馨宁静的晚年。
一个农家女,既没有美貌也没有财富,却凭借着自己的智慧与温柔得到了两位总统的青睐。
有人说学得好不如嫁的好,那么在这里就行不通了,因为她是学的好才能嫁得好。如果她只是个普通的农家姑娘,在战火纷飞的年代,恐怕她连总统的面都见不到。
可她不是普通的农家女,学识渊博,精通多国语言,在事业上也有自己的一番建树。先是她自己发光发亮,才让人总统对她刮目相看。
低调的她曾经说过:“爱上我的并不是两位领袖,而是两个真实的人。能够与两个这样出色的男人共享人生,是我的荣幸。”
有这样的见识和风度,不让总统动心都难。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