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知道自己还不是那么好看,刘立荣赌博输掉了100亿

让我告诉你一个29岁的老阿姨新陈代谢可以慢到什么程度:
经历了两天聚会,多喝了几瓶啤酒,多尝了几种厚味,多熬了几个时辰,才不过48个小时。
小腿肚便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壮起来,浮肿的眼皮蚕宝宝般亮晶晶,肚子上凸起一块,罩住我本就快出现的马甲线。
最可气的是,席间还克制地举筷,净拿热量低的食物果腹,每晚自检走路量是否达标,结果天天都超过1万步。
想想这多出来的2kg,岂有此理!据说女青年自25岁起每年新陈代谢都要慢下许多,但我可是拿每天游泳走路的食量跟它对抗,想到每1kg脂肪需要燃烧7700大卡的热量,我不禁悲从中来:
天哪,那些长期好看的人,是要有多少自制力?
我妈去参加初中同学聚会,回家后向我形容:我们原来的班花,简直认不出来,皮肤粗黑,腰身不见,讲话粗鲁不堪,完全没了形象。
她继续点评:但我们中间也有一个女生很惊艳,几十年了,发型和身材都没变,读书时觉得长相一般般,现在格外好看。妈和自己赌气,哎,老喽,我要是减20斤,天天去聚会。
好像每个班都有个班花定律,读书时最好看的女生最容易走下神坛,而容貌一般般的女生大多后来者居上。
越老去越明白,女生不苛求天生丽质,但求今天比昨天好看一点。
不管是减重、修正容貌、改变气质,那些长期好看的人,说到底就是自律而坚定。
25岁之后,我越来越佩服那些好看并且越来越好看的人,因为这样的人都有超强的意志力。
朋友拿她十年前的大学照片给我看,那个粗粗黑黑的中性女生,和现在的她简直判若两人。
现在的她,近一米七的身高,常年保持在110斤左右,皮肤干净通透,黑长直头发温婉而有气质,穿衣有品,言之有物,是少女们最向往成为的轻熟女性。
如何用十年时间从普通女生进阶为女神?
365天雷打不动清晨6点钟起床,靠瑜伽调整姿态,每日吃满5种蔬菜,八分饱就不再举筷,晚9点就上床就寝,补水面膜认真敷起,社交生活不过于热闹,只保有高质量交往,给自己留出增值的时间,安静地读书或是去上绘画课。
十年间自律渐渐成为习惯,从未刻意追逐要比谁美丽,但一个人对自己是否认真,时间看得到。女生的容貌,就刻着她生活的轨迹。
让自己长得越来越好看,是对生命最大的尊重。
我听过的最动听的话,是一个年轻我四五岁的妹妹对我说:等到了30岁,真希望自己可以像你这样。
我不知道还有什么赞美,比这一句更能让奔三的女性觉得自律值得。
我比十年前的自己瘦了许多,皮肤白净细腻不少,说话时不再粗嗓门地喊,更着迷于气质的修炼。
而这五年间,我真真正正地活成一部自律的史诗,近乎苛刻地,每天健身,控制食量,读书写作,赚钱攒钱。
网上有个关于杜海涛减肥的梗,他发起跑步打卡,每日签到,以身作则自爆公里数。有一次到北京出席活动,晚上11点飞机才落地长沙,他竟然一路跑步回了家。
我也曾自律到如此孤独,这些年最怕的就是胖,有工作有出差有访客的时候,也一定想办法完成健身任务,有时要早上5点钟起来去跑步,有时漏掉午饭去游泳池。
你问我为什么要对自己这么狠。
因为年轻时的胖、丑、黑差一点摧毁我作为女生的全部自信,一个经历了太多自卑的人,是懂得皮囊的可贵的,看过那些逆袭的女子,知道自己还有希望,就决心未来一定要好好走,尊重自己,爱惜自己,不求人中最美,只求好过昨天。
不是天生丽质的女生,就更要在后天注重内与外的雕刻,谁也无法阻止一个女生变美的决心。
多少次我一个人寂寞地跑着步,多少次我推掉聚会10点前就了寝,我用别人玩游戏的时间去读书,我在别人逛街的时候做瑜伽,我把撒娇的力气转换成在江湖奋战,我咬咬牙,一路提醒自己,保持容貌更要保持精神上的好看,才是对自己认真。
让自己长期好看,这是一个女生能给自己的最好的安全感。
我不再在去同学会的前一周疯狂节食,我不再害怕突然遇到前男友,我不再眼神胆怯地走在人群之中,害怕自己没有什么可以谈。
我对未来充满希望,我的内心是笃定的,我知道新陈代谢是正在变慢,我知道白发和皱纹已经找上我,我知道还有那么多的路在等着我去走,我知道自己还不是那么好看,还很无知,还有那2kg要去减,但有机会变得更好,并愿意为此坚持下去。
看看60岁的严歌苓依旧身姿挺拔,容颜美丽,是文字和自律习惯在长久影响着她;
看陈数十年间越来越有味道,那气质来自琴棋书画的滋养;
看董卿已在中年却散发着知性女性的魅力,是读书不断给她力量,修来这优雅的气质
长期好看,是对自己最大的尊重。
给自己一点信念,要求今天的自己要比昨天美一点。五年十年过去,你会感激自己,这一路为肉体和精神付出的每一点意志力。

外企 VS
民企,谁会更胜一筹?前段时间,宝洁30周年的盛大庆典刷了三天屏。500人的校友会在广州举行,大家欢庆、感怀,彼此拥抱着合影,骄傲自己曾经是这个伟大公司的一员。宝洁,这个百年历程的公司,为中国输出了一批又一批了不起的职场人才,他们正直、深思、专业、进取,充满热切与勇气。同一天,HR
在工作群里发了一条消息,说跟我同样来自宝洁的一位总经理离职了,他在这个公司呆了不到四个月。同事说他刷新了宝洁在本公司就职最短的纪录。宝洁,在他们眼中,成为光环与怀疑并存的名字。外企与民企,像江湖中的两大派别,彼此对望,彼此诱惑又充满忌惮。外企是一个高大上的殿堂,有完整的战略,精密的流程,统一的价值观,充沛的人才、供应商、客户资源;而民企则是一个身怀绝技的江湖高手,有着野狼一样的心智,军队一样的团队,不计成本的死砸广告的精神,接地气的
ctrl c ctrl
v,在外企跟全球扯淡的空档,迅速占领了种种先机。民企人一直想从外企学点什么,他们总在怀疑自己的思路和打法不是完备和优越的,他们冥冥中相信那些百年不死的外企掌握着普适性的真理;而外企人总想去民企试试自己,他们厌倦了外企里火柴盒般狭小的权利范围和过于缜密和缓慢的流程,却又害怕失去外企的优渥待遇被狼群踩死。今天是我离开宝洁,进入民企的第278天。魔女小姐说:千万不要写文章啊,江湖的险恶在两年后也会忽然闪现出来,只要一写文章就啪啪打脸。但时常被假故事刷屏,想在新旧交替的日子里做个小小的总结,算是这二百多天的生存攻略。01学会分辨本质与二手逻辑更换环境,很多人会死在对二手逻辑的信仰上。我对二手逻辑的定义是:在某种特定情况下可以成立的理论框架。任何理论都有边界,从一个场景移植到另一个场景,是不是超越了它的边界,这是需要格外留心和甄别的问题。很多人离开宝洁的第一份工作都做不太久,他们会被扑面而来的混乱吓到。在头脑中固有的框架和最基本的信仰忽然失效了:为什么没有项目负责人呢?为什么大家都不用日程表发会议邀请呢?为什么这个地方的视觉设计相差这么多呢?为什么凡事都要问客户意见呢?很多无法理解的现象会颠覆十几年外企的认知,混乱中我们得出一个结论:这个地方太乱,呆不得。跟宝洁这样的公司比起来,所有的地方都是乱的。在我入职一个月的时候,老板问我对这个品牌的感受,我说:我们品牌不像宝洁的品牌,是被设计好的,或者国外成功的品牌移植过来,她们统一、完整、自圆其说。我们的品牌是经过二十几年自己生长出来的,像一棵树一样,留着很多当时探索和试错的痕迹,所以看起来她是混乱的、不完整的、甚至矛盾的。这也很正常。任何状况的存在,都有它的原因和背景,我们是不是能剥开表面,去理解背后的成因,这影响着我们看待问题的眼光。我们能不能在一个崭新而艰难的环境中生存,并不是凭靠忍耐和毅力,而是靠更深刻的理解能力。因为能够理解,所以可以做出判断:或者接纳,或者改变。每一个行业都是不同的,快消、耐消,或者奢侈品;每一个人群都是不同的,少女、母亲、男人,孩子或者老人;每一个渠道也是不同的,超市、专卖店、化妆品店,甚至每个电商平台都有不同的玩法我们凭什么可以跳槽,凭什么可以在如此不同的领域中切换?俗话说隔行如隔山,当年我的导师,在补牙的时候被我打电话要求谈心的靖捷先生,摇身一变成为万众瞩目的天猫总裁,引用他在校友会的发言回到商业的本质,就是品牌和消费者,就是供给和需求。要去找到所有事情背后最本质的最朴素的内核,那一定不是理论体系,一定不是模型和框架:体系越复杂,应用场景就越有限;理论越完备,适用条件就越苛刻;忘记那些结论,应用那些方法,用外企教给我们的思考方法,去发现这个行业、这个产品、这个渠道、这些用户的动机、障碍、习惯,不要套用,不要照搬,不要简单的移植。在宝洁,我们常常会在不同的品类里套用照搬,所谓reapply,这不是一个好习惯。电池做个货架摆在收银台,剃须刀也要摆,牙刷牙膏也要摆;卫生巾发放试用装,擦脸油、沐浴乳也跟着发放,卫生巾用一次就能感觉出差别,所以试用可以刺激购买;但擦脸、油抹个一斤也感觉一样,发放几十万免费的试用装,真的有用么?但宝洁好在是快消,彼此套用就算没什么益处,也算无伤大雅。但这样的思路换到更大跨度的行业,就非常危险了。02放下你判断人的标准去面对每个个人领导力,战略思考力,合作精神,纪律准则,掌控力等等,通常的外企有这样一套统一的评价人的标准。跟老板谈话,每季度的自查,每年的评级,我们都要为自己在这几项上打分。对待下属、上级、合作部门,我们也会说这个人领导力很强,那个人合作能力有问题。外企在招聘的时候,首先已经用这套标准在甄选,进入公司的人有基本的类似的面貌。据说宝洁里最多的两个星座是白羊和天蝎,天蝎以强大的领导力和野心身居高位,而白羊以火热的胜利激情和问题解决能力霸占在中层。民企的队伍,在最初就是一个各自不同的小队伍,有人能思考,有人能干活。基于这种不同的人的小规模合作,民企逐渐发展出越来越大的部门,各个部门在招聘的时候,更看重的是专业能力,而不是普世性的素质。更何况,汇聚在民企中的人有着非常多元的经历和背景,来自外企,来自民企,来自乙方,还有本企业培养起来的管培生。在这样复杂的面孔背后,还有一个令人遗憾的真相:不太高的薪资。所以你不能指望招来斯坦福的
MBA,不能指望招来有5年以上外企经验的中层经理,他们的薪资已经远远高于你可以给的。但你必须带着这支队伍前进,如果你想做出一样漂亮、拿得出手的东西,唯一的方法就是放下那些不切实际的对人才的判断标准,去了解他们每个个体。根据他们的背景、优势、动机和愿望安排具体的工作,需要花更多的心力去琢磨,谁和谁可以组合在一起,谁和谁最好不要接触,谁可以放心让他自己跟代理方开会,谁是第一次接触这样的项目,必须事事盯紧指导。现在的人都不行,也招不来人,薪资给的太低。这样的抱怨像一个死循环,阻隔在你所接手的队伍和你所期待的成绩之间做不到的,人不行。也有不少人最终放弃,回到外企,是他们搞不定民企复杂而面貌清奇的队伍。固然民企缺少外企素质全面的三好学生,却不免处处都是身怀绝技的特长生。能不能用好他们,甚至哄好他们,是个考验。即使那些一无是处的江湖流氓,也是有用的,在年终评级的时候,你可以让他们帮你扛掉
C
的名额,心怀坦荡地把他们开掉。一位在外混迹多年的宝洁同事深得精髓地说。03不要敬畏规则和流程要敬畏人才和资源很多人觉得民企混乱,以为是流程缺失。不是的,民企并不是没有完善的流程,民企缺失的是执行流程的必要能力和资源。而外企的人在细密的流程和制度中生活久了,对这些东西产生了莫名的习惯和敬畏。觉得宁可生意做不好,也不能犯了政治错误。这样的思想移植到民企,往往就糟糕了,因为你不敢质疑流程,还就真的什么也做不好。比如在外企我们都知道大的营销项目,要请广告公司比稿。宝洁举个旗子,世界各地的广告公司都提着脑袋赶来,接
brief,脑暴,贡献最优的提案,希望成为宝洁的合作伙伴。当我来到民企,也被告知,所有的项目都要比稿。然后,当我们举起旗子,并没有公司来参加比稿。还比呢,连一个稿都没有。4A
公司直接说不管多少比稿费,都不参加比稿;有的公司说我们不接民企的项目,吃的亏太多;客气的一些说我们最近太忙了,没有精力你要遵循公司流程继续等下去吗?而当我拉来当年合作过的广告公司,当他们的创意也确实征服了各级经理,我忽然在某一天被告上法庭,说这是在指定供应商。这是一个很吓人的帽子。在外企训练多年,当然知道这是个政治问题。流程和资源,哪个更重要呢?选择政治正确的安全,还是冒着风险向前冲呢?很多个晚上,我在工作群里长篇幅地刷屏。我要说一个道理:面对现实。我们是谁,谁愿意跟我们合作,先不要奢谈完美的流程,先找到可以利用的资源,把事情做起来。可能老大们被我刷懵了,再也不想看到我深夜的长篇大论,我的项目一个一个被莫名地批准了,带着先推进,尽快完善流程的评语批准了。宝洁校友会上,一位
HR
的话被刷屏了:我们都会从宝洁离开,我们衷心地希望,你带着荣耀和更好的选择离开。多么宽广的胸怀啊。我在宝洁的时候,常常怀着真诚的祝福送走一个又一个手下,送她们去创业,去留学,去各种公司担任更高的职位。因为我不怕呀,宝洁有的是人才储备,有的是找不到任务的人随时顶上。在全球各个地区,都有你可以调遣的人,送走了一个,还会再来一个。但民企不同。外企到处是找不到位置的人,民企却满眼找不到人的位置。走了一个人,并没有人可以补上。没有全球的人才储备,没有准备推进的人才梯队。甚至没有可以招聘来的人,即使几个月后招来了,也不确定他能不能坚持过试用期。今天有一个设计师提出了离职,我仍然保持着在宝洁的优雅笑容说,祝福你,希望你找到了令你更满意的工作。但聊到最后,我还是忍不住补充了一句:如果万一那边干得不顺心,尽快回来。我并不是丧失了宝洁的伟大胸怀,我只是没有了宝洁里多到富余的人才。给手下涨薪升职,他们说谢谢领导。我很想由衷地跟他们说:不要谢我,是我要谢你们的不离职之恩。04不要问老板要什么问问你自己要什么外企给人一种安全感。常常可以去问老板:我们的目标是什么?我们的
KPI
是什么?你有什么意见?你做出一套方案,各个部门都会给出自己的意见,在知识丰富、架构合理的组织里,各部门用专业意见和彼此牵制的
KPI
做出最优解。尽管过程是很慢的,但你知道,这个结果你是不用负全责的。所有人都在分担责任。在外企我们常常抱怨自己没什么发挥的余地,因为被夹在各部门之间,各种意见征询结束,你的选择也就定下来了。当我来到民企,忽然发现自己自由了。自由是一种可怕的感觉,就是当你在会上随便说了一句话,所有人都在点头,然后就要去执行了;当你不确定自己的方案,想拿到会上讨论,竟然没有任何反对意见;你想问问老板这事靠谱不靠谱,老板说你最专业,品牌的事我们听你的意见。之前是要说服各部门的大小头目,给自己杀出一条血路来,而现在,前面所有本该反对的人们,退到两边,一条明晃晃的通途,我却忽然不敢迈步了。我的想法真的对吗?真的靠谱吗?真的不会搞砸吗?搞砸了,所有的责任都在我一个人身上。因为我最专业,大家都在听我的。传说中出来做事情压力大,原来并不是老板的意见太多,而是没有什么意见。每次提方案做决定,我都在穷尽之前所有的专业经验,来论证自己的判断,但其实,并没有人听我的论证,我只是在给自己壮胆,讲给自己听。在离开外企的日子里,胆儿大成了我最突出的优点。有人说在外企是个自我学习和积累的过程,到了民企就都是消耗。我觉得不是。民企是一个让你探索的试验田。因为没有人知道正确答案,所以你总是可以试试看。我想收获点什么呢?我要干点什么呢?这又是多么令人激动、多么诱惑的问题啊。比如刚来的时候,很多人告诉我,这里是不怎么做电商的,因为有庞大的线下加盟商,内部的组织架构也过于交错,电商一直不被讨论。甚至广告上都不能放天猫
Logo。想618做个代言人的天猫首发,竟然一片反对声。Excuse
Me,难道不是全中国的品牌经理都在跪求天猫小二收下资源吗?有一天晚上,我可能不要命了,我给老大发了几条措辞严厉的信息。大意是消费者在哪里,品牌就要在哪里。批评说天猫和京东集中着全世界最多的消费者,而我们却在蒙着眼睛,在这两个平台上糊弄。我应该是一边喝酒一边发的,抱着反正开掉我也能找到工作的念头,说了不太留余地的真话。出乎意料的,老板回信息说他同意我,他下决心要解决这个问题。几个月后,我们的电商了真的重整了。全渠道品牌建设被写在了未来三年的战略里。小朋友们兴奋地说:真的吗?可以全方位拥抱电商了吗?其实我从来没有接触过电商,我老实地告诉老板。老板看着还在组建中的电商队伍,看看那个没什么粉丝的崭新的店铺,看着双十一的目标,看着我纯真的脸他肯定觉得上当了。你想要尝试什么,想要学习什么,想要获得什么,就去做吧。你说那失败了怎么办呢?大不了被开掉呗,难道还找不到工作吗?这是我入职以来说的最多的一句话。我常常抱着被开掉的打算,做了一些决定,说了一些话,吵了一些架想做点什么,总会冒着风险,如果想安全地混工资,干嘛不选个待遇优厚的外企来混呢?05为生活划出一条界限不怕得罪人也要遵守它民企有周末吗?天天加班吗?嗯,有的。嗯,加的。哪个公司不加班呢?外企会假装仁慈地鼓励你工作和生活要平衡,民企比较实在,连这句话都不说了。如何保有生活呢?你有勇气给自己划一条线,不怕得罪老板的严格遵守吗?有一次周末开月度例会,总裁也要参加。我却早早买了票要带孩子去看演出。老板对我很仁慈,批准了我上午请假,等我中午拎着外卖溜进会议室,总裁发现了我,说哎哟你怎么迟到这么久,我们都开完了。我就厚着脸皮说:那正好,我走了。总裁并没有记恨我,其实他们都是讲道理的好人。另外一次,周六上午,手下忽然打电话给我,说:老大让你下午来一下,他说就来一会儿,有个事一块听一下他的想法。我说我真去不了,我在外面带孩子。如果一定要我听,就麻烦你拿个录音笔录下来发给我吧。我的手下很实诚,她真带了一根录音笔。我想老大已经气歪了鼻子,但他还是容忍了我。笑着说:好吧好吧,你录吧。06想减少一些压力的话就告诉别人其实我也不知道从外企来到民企,总是顶着一些光环。好像人家说哎呀你是北大毕业的呀。北大为我背书了好几年,现在轮到了宝洁。我们要顶住这样的光环,害怕别人发现我们其实一无所知,因此更看轻了我们。自信与自卑,像一枚硬币一样翻来翻去。压力来自你不知道这件事能不能成功,但你要假装信心满满。第一次参加空间组会议,讨论店铺里一块区域的规划和设计。大家都看着我,说这是品牌说了算的。我坐在那里,一点思路都没有。可我一点也不懂啊。一不小心我就没装下去,说了真话,我在快消只摆过货架,纯平面的工作啊。完全没有空间想象能力啊。对面的设计总监低头笑了,说没见过我这样当领导的。我发现这一招很有用,大家不再对我抱有不切实际的期待,我也能当个普通消费者,给出一些基于自身水平的意见。后来在年会上,我对全体事业部的同事们说:今年我做的事情,我不知道能否成功,我只知道目标在那里,只有走出这一步,我们才知道成败在哪里。后来在订货会上,我对一千多位加盟商说:这是我第一次做这件事,完全没有成功经验,连失败的经验也没有。但我觉得值得尝试一下,所以想跟大家一起,不抱希望地试试看。再后来,在战略会议上,我对高层和总裁说:可以给我定任何
KPI,因为我不知道能做到什么,连讨价还价的依据都没有;我也不知道今年的媒体投入能带来多少销量,我可以根据基本原理给出一个估算,但说真的,没有任何一个数字可以被复盘。入职278天,我并没有什么压力。我觉得我把压力都给了别人,让别人目睹这个什么也不知道的人在公司里试试这个,搞搞那个。抱着大不了走人的念头,争论,顶嘴,吵架。这是在外企想都不敢想的事情,可能因为那时候的工作语言是英语,自知吵不赢吧。07攻略最后一条不要以为在江湖混就要变坏一点,永远做一个正直的好人。而且不要怕别人知道,你就是一个正直的好人。谢谢宝洁,告诉我并令我终身相信这一条。最后的最后,我要像感谢宝洁一样感谢目前就职的这家公司,我的老板们。他们一直在忍耐我的上蹿下跳,支持我的我也不知道试验,他们在践行自己的诺言,承担压力和责任。他们确实是那种令我尊敬的不扯淡的企业家们。

01 这两天,娱乐圈很忙,大家忙着吃瓜,但有一条消息,可能被你忽略了。
媒体报道,金立手机董事长刘立荣,因为沉迷赌博,导致公司陷入巨额财务危机。
网上有传言说,刘立荣赌博输掉了100亿,其中一把牌,就输掉几亿美金。
虽然,刘立荣随后否定了这一说法,但也亲口承认,在塞班岛,他至少输掉了十几亿。
因为债务问题,金立陷入资金链问题,公司名下20多套房产,多辆车辆被封,法院还把刘立荣列入老赖名单。
金立,曾经是知名的手机品牌,最火时,销量高居国产机中的首位。
金品质,立天下,由刘德华代言的金立广告,一段时间,更是家喻户晓。
但谁曾料想到,因为董事长刘立荣的赌博恶习,公司惹上如此大的麻烦。
刘立荣,未来会怎么样?没有人确知,但他职业生涯的辉煌,可以预料,会戛然而止。
从普通的技术员做起,一度站到了国产手机行业的巅峰,如今又突然坠落。
一切的起因,不过是赌博的恶习,是个人的不自律。
作为商场的风云人物,刘立荣的智商和能力,不可谓不高,但变成赌徒,他就失去了理智。
决定你上限的,从来不仅仅是能力和智商,而是自律。 02
罗振宇在《时间的朋友》里说: 有趣通往自律,自律通向体面。
一个没有约束心的人,总是很容易跌倒;一个对自己够狠的人,命运总会给予你应有的眷顾。
上个星期,我去看了最近爆火的电影《无名之辈》。
和许多人一样,我喜欢上任素汐扮演的瘫痪毒舌女。
她几乎没有肢体动作,只是依靠眼神与语言,就打动了观众。
却很少有人知道,任素汐已是从业十几年的资深演员。
任素汐长相并不漂亮,一直不温不火。
但她从来不曾经放弃,也不曾松懈对自己的要求。
她很少参加综艺节目,也很少曝光自己的私生活。
她投身于对演员要求更高的话剧,虽然观众不多,但演技日渐精湛和成熟。
因为不炒作,因为关注于演技本身,因为近乎严苛的努力和自律,凭借《驴得水》和《无名之辈》两部电影,任素汐开始成为公认的演技派明星。
这不是好运气。 你的自律里,其实早已经藏着你的上限,和结局。 03
刚毕业时,我总以为,一个人的出身和先天的资源,会把他带向更远的地方。
但年龄渐长,见过更多的人,我开始明白,你高度自律,才能不被世界辜负,才能逆风飞扬。
曾经工作的媒体里,有一个同事,是部门的司机。 人到中年,但他酷爱摄影。
他给自己配备了价格不菲的相机,所有的空闲时间,都出去扫街。
和摄影部的同事,一起出去采访,他观察他们摄影的技巧,热情请教各种问题。
偶然的机会,他拍到了一次突发事件的照片,图片上了供职的媒体。
他公开发表的照片越来越多,摄影技术也日渐成熟,后来经领导特批,成了正式的摄影记者。
现在,他是单位年龄最大的摄影记者,但谁谈起,都觉得是传奇。
如果一门心思做着司机,到现在,这个同事可能也还在混日子。
但他选择了那条少有人走的路,主宰了自己的选择和轨迹。
你不放弃,对自己有要求,不贪图安逸,你越自律,人生就越可能成为限量版。
04 30岁以后,人和人的距离,到底是怎么拉开的?
对多数普通人来说,无非就是努力的程度、对趋势的把握力,和自律与否。
正是这些,把我们分成了不同的层次和人群。
在这三者间,自律又可以排在第一,因为它最容易拥有,也最容易失去。
早上七点,你还在为起床而挣扎,而自律的人,已经跑了五公里;
下班后,你沉迷在抖音和美剧,而自律的人,报了一个个讲座和课程,努力提升自己。
你对世界的变化,不以为然,而那些从不轻易松懈的人,看到了新的机会,成功创业;
你总是习惯浑浑噩噩,但别人努力成了单位的业务冠军,最后,你的工资一成不变,别人顺利晋职加薪。
你一生努力,看准方向,从不放纵,所以会渐行渐远。
你春风得意,一路疾奔,却又恶习相随,到头来,难免被打回原形,重新回到起点。
不是世界太残酷。
而是习惯锻造了你的自律,自律决定了你的高度,然后活成了不同的模样。 05
山本耀司说:
我从来不相信什么懒洋洋的自由。我相信一万小时定律,我相信得自律者得自由,我相信认真的活着,才能实现更广阔的人生。
金立老总刘立荣,因为赌博,人生和事业变得一团糟糕,这是不自律的极致样本。
我们每一个,也许无法成为辉煌时的刘立荣,但都可以通过自律,成就更好的自己。
如果你仍然觉得很难,那么至少可以从这几点做起: 一、坚持早起,不熬夜;
二、想到的事情,就立刻去做,拖延的结果,只会是永远无法完成的海量任务;
三、少沉迷于那些短时间的快乐,比如抖音,比如赌博,比如不加节制的饮食;
四、每年给自己定一个年度计划,目标稍稍超出自身能力,给自己打破天花板的机会。
你不自律偷过的懒,都会变成未来要还的债。 决定你上限的不是能力,是自律。
你要坚定而有底线,对自己足够狠,从不轻易懈怠和放纵。
这样,你才能一直拥有人生的高光时刻,不会轻易坠落。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