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友拿来的小麦种子,人生又是一场懂得

13岁那年,命运突然拐了一个弯,她在做脚踝手术时,因为神经损伤,导致右膝受伤,左腿从臀部以下瘫痪,从此,从小就热衷体育运动的她被束缚在轮椅上。花蕾初成,就遭此厄运,这让她极其痛苦、颓丧,她任由着父母的鼓励、激励渐渐沦为无奈的叹息,任由着绝望一寸寸蚕食着自己。

人生又是一场懂得,出门,方知在家日日好;读书,方知十年寒窗苦;求职,方知挣钱不容易;创业,方知知识不够用;当兵,方知忠孝难两全;成家,方知柴米油盐贵;养儿,方知报答爹娘恩;犯错,方知没有后悔药;人老,方知人生路苦短。人生经历的小事无数,不能计较的却很多;人生遇到的大事很少,也只能尽人事以听天命,常人无可奈何;为小事而常介怀,不值;为大事而常悲戚,不该;面对小事,要开心;遇到大事,要宽心,所谓人生,就是哭着懂得,笑着成长。
时光太短,多少守望物是人非;世态炎凉,多少缘分人走茶凉。一些舍不得,只能放在心底;一些禁不住,只能假装忘记。诸多的放下,到底是无所谓还是输不起;诸多的随缘,究竟是不值得还是撕心裂肺。不要把别人对你的抛弃,变成自己对自己的放弃;更不要总和自己的心过不去,最起码活的像自己。真正痛了,才知道心有多累;真正懂了,才明白放下也是一种美。也许只是说上几句,就能让心里踏实;也许仅是看上几眼,却能感觉温暖。认识久了,总是身不由己的想念;感情深了,难免不由自主的挂牵。感情这种事,从来没有为什么。只要两心懂得,就是最暖的陪伴;只要两情相悦,就是最好的情感。
脆弱的情感若有人懂得,便是最好的慰藉;伪装的坚强若有人心疼,便是最大的幸福。因为信任,所以无所顾虑的倾诉;因为理解,所以灵魂间自然靠拢。很多委屈一旦说出,会更委屈。有的人只要信赖,会更依赖。精神上的支持,给以支撑,给以憧憬;情感上的安慰,给以疼惜,给以陪同。生命中有一种财富不是物质上的拥有,而是心灵间的朋友。心灵间的朋友不在生活里,却在生命里;陪伴不在身边,却在心间。不曾牵手,却真实拥有;不曾谋面,却铭记于心。简单的,只有思念,只有挂牵;幸福的,偶尔甜蜜,偶尔伤感。无欲无求,与风月无关。纵然只有简单的语言,却体贴温暖;纵然只有虚幻的拥抱,却感动无限。
生命的本质就是迎来送往,接纳静临的人与物,惜别远走的是与非。世间道有万千,每人只选一条。同行的,要珍视,没谁陪你到尽头;离去的,当坦荡,有些时候莫强求。人生大半旅途,原本孤寂苍凉,浮华外须独守,喧嚣里亦沉默。来的俱是风景,去的也成回忆,不若安享过程,看一路花开花落。不是所有的爱都能拥有,彼此都在,就是最真的承诺;不是所有的情都能倾诉,彼此都懂,就是最好的感受。默契不语,却心灵相通;春去秋来,却真情依然。没在身边,却在心里;没有牵手,却有挂牵。走进的是心灵,拥有的是感动。

万花筒般凛冽的露骨的青春,总是在现实面前不得不低下高傲的头颅。即使很亢奋,即使很埋怨,即使很委屈,为了生活也不得不让一颗原本万籁俱寂的心变得有些波澜。
看着自己写过的文字,咸咸的淡淡的愁容晕染开来。
文学之路漫漫,因为热爱,所以凭着这个动力走到了今天。一直写,没有人看,写给自己看,没有人喜欢,自己给自己鼓掌。
你说“只要热爱,就勇敢的追下去,总会有结果的”。“是吗?”我还疑惑的问你。
循着热爱这条小道我慢慢的往前走,每天读书,积累点知识,为写作积累素材。逐渐的写作水平没怎么提高,习惯倒是养成了一个,每天必须得读书,一天不读书就像是没有吃饭饿的发慌。有一次,我因为回家坐车很累忘记读书,睡觉睡到半夜坐起来找本书读了几个小时。
写作一段时间之后,就想尝试着向报刊杂志投点儿文章试试运气,也许就是运气吧,过了一个多月我很意外的收到了一家杂志的样刊。看到我的文印在了散发着浓浓的墨香味的纸上,欣喜若狂的我开始了又一轮的幻想。也许,生活就是这样,让你吃点甜头然后死心塌地的以为以后就会一帆风顺,然后就是狂轰滥炸般的挫折,被拒,统统像炮弹般向你扔来,它哪管你是否承受的住,恒久不变的定律在你这里怎么可能破了戒。
可是惊弓之鸟的我还是渴望着有一份能盛的住我的乐土,在那里,不论我的文章是否被认同,可是大家就是乐意看,甚至觉得我写的字能成为他们的心灵治疗师。其实这样依然是种奢望,不过我会很开心的。
记得有一次我在高一的时候,我看了毕淑敏的《今世的五百次回眸》之后,手心痒痒的就想拿笔写,说写就写,我花了一下午的时间写了一篇以今世的五百次回眸为标题的散文。我还很自豪的给旁边的人看,谁知道他不解风情,还说我写的一点都不好,讽刺我的文章登不上杂志。
当然了我也很清楚以我当时的水平写出来的文字怎么能够登得上大雅之堂,但是我是有骨气的,我不服,然而还是很没有气概的哭了。当时记得我哭了好久,我好朋友来劝我还是劝不住,我只是觉得为什么不相信我呢?我真的有那么差吗?我不信啊,我不相信自己的文学梦是一种另类的幻想。所以我就很认真的上语文课,记下语文老师说的每句话,我就是想证明给所有人看,你们对我的全盘否定日后必定会成为反击你们的绝密武器。
当时年龄小,天不怕地不怕,以为说大话就能吓怕所有人。
后来每每被老师夸奖文章的进步,心里还是乐开了花儿。这更加坚定了我的梦想,就像你说的,只要努力,总会有回报。
我更加投入的写文章,写小说,给各家报纸杂志社投稿,不管有没有回音,就只是尽管投。多投一点,希望就大一点。没有人知道,在追求梦想并为之奋斗的时候我就像是无头苍蝇,在人生的路上横冲直撞。
越坚持下来越能感觉到有一种力不从心,有时候即使你很努力,没有伯乐发现,千里马永远也只是一匹普通的可以任人宰割的马。
经历了许许多多,可是我还是坚持着最初的梦想,我的文学梦,我的作家梦。
现在偶尔一次被登文章,心里还是会很幸福,简简单单的。
如今的安稳总是带着些酸楚的滋味,我想这就是青春吧。
当初为了梦想很努力很努力的奋斗,即使现在没有功成名就,没有锦衣玉食,那些华丽,富贵,暴殄天物,挥霍的生活仍离自己十万八千里,可心里没有觉得对不起任何人,依然感觉洒脱,昂首阔步。因为奋斗过曾经最真最真的梦,所以青春才显得弥足珍贵。

  一个初春,父母将她送到做农场主的亲友家散心。虽然亲友的照顾无微不至,但她仍旧排斥着所有开导和劝说。一天,亲友拿来一小杯小麦种子,表示要和她进行种小麦比赛。比赛种小麦的土地选在亲友家屋前的园子里。

  播种前,她注意到,亲友拿来的小麦种子,有许多颗粒是残损的,她把那些残损的种子一一挑出,扔掉,亲友却一粒粒捡拾起来。当她把经过精心挑选,颗粒完整、饱满的种子播种到属于她的那一块田中后,亲友当着她的面,把那些她扔掉的,或少了一角、或少了一半的残损的种子种在了另一块田中。她诧异地想,那些残损的种子能发芽吗?亲友似乎看出了她的困惑,微笑着说道,看看会不会有奇迹发生吧!

  她开始关注起园中的小麦田。

  随着春意越来越浓,她注意到,她播种的那块田上,钻出一个个嫩绿的小麦苗来,而让她惊讶的是,亲友播种的那块田上,也纷纷钻出小麦苗来。幼芽一点点长高,继而长出叶片……日复一日,她播种的小麦田里的小麦已经绿油油的一片,亲友播种的小麦田也一样的茂盛。残损的种子也能发芽、长大,这让她十分困惑。一个傍晚,她和亲友坐在屋前的夕阳余晖中,亲友对她说了一句改变她命运的一句话:“只要能够精心培育,那些残损的小麦种一样可以有春天,你也一样,只要不放弃希望,也可以有你的春天。”

  从此,她像变了一个人。

  她对生活重新憧憬起希望,积极的进行康复训练,参加残疾人自行车训练等等。两年后,她第一次参加了残疾人自行车比赛,并获得冠军。此后,她的身影不断出现在各个残疾人自行车大赛的领奖台上。

  大约6年后,她获得了在瑞士举行的世界公路赛冠军。就在她以为,厄运已经被她的坚强和坚韧击败时,一场突如其来的车祸,导致她下半身完全瘫痪。但是,有着那个追求春天的信念,她再一次和厄运展开较量。康复、训练、比赛,两年后,她的身影又开始出现在世界各大残疾人自行车比赛的领奖台上。然而,厄运再一次向她露出狰狞的利齿,她再一次被一辆汽车撞伤,这一次伤到了脊椎,她只能参加两枚手把式自行车比赛了。即便这样,2年后,她仍旧开始不断赢得着两枚手把式自行车世界大赛冠军。

  她赢得了她的春天,一个又一个。

  然而,不久前,在一次备战残奥会的训练中,她被一名选手的自行车从背后重重撞倒,她不得不再一次住院治疗。但这一次,厄运却只是一个狰狞的面具,面具下隐藏着一个意外的惊喜——她在治疗过程中感觉到腿部居然有了知觉和刺痛,并能轻微活动,没多久,双腿居然可以移动行走了。又经过几个月的康复治疗,她居然成功告别了陪伴了她13年的轮椅。目前,已经完全康复如常人的她,获得了一家女子职业车队提供的合同,她开始了一名健全自行车运动员的训练和追求。

  她叫莫尼克·范德沃斯特,荷兰传奇自行车运动员。

  半粒种子也有春天。而厄运,只是一个白天和另一个白天之间脆弱的黑夜,坚强的人,让纷扰落下,让希望的脚步奔向曙光。莫尼克·范德沃斯特的新目标是,希望自己能够站在2016年里约奥运会领奖台上。她说,她有信心。我想,我们没有理由不对她充满信心。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