光华MBA职业服务中心主任王亚非访问红塔集团,而能认知的却不一定能准确无误地全部回忆起来

  第二部分每一个优等生必须掌握的记忆规律

  识记过的知识或经验或某一物品重新出现时能认出来,叫做认知,亦叫再认。

  (发现规律是驾驭规律的前提。宇宙间的一切事物都遵循一定的规律而运动,地球有远近太阳,一年有春夏秋冬,人有生长兴衰、生老病死,物品由新变旧……虽然记忆同生命一样,本质上是不稳定的,时好时坏的变化令人难以捉摸,但是记忆也遵循着一定的规律而运动。掌握这些规律,能够帮助我们在记忆的过程中少走很多弯路。)

  识记过的知识或经验或某一物品并不在面前时能回想起来,叫做回忆,也叫追忆。

  2002年,光华MBA职业服务中心主任王亚非访问红塔集团。当时红塔集团的人力资源部主任问她:“我曾经要了你们的MBA,现在都走了,为什么?”王亚非无言以对。

  每个人都有与众不同的记忆素质

  心理学水平上的研究结果表明,虽然认知和回忆都是在首次识记知识或经验或物品……于脑中保持一段时间后结构痕迹的重新活跃,但却存在着“认知”容易“回忆”难的规律–凡能回忆起来的都能准确无误地认知,而能认知的却不一定能准确无误地全部回忆起来。对此,安德森等认为,“再认”相当于“决策过程”,“回忆”则包括“搜寻和决策”两个过程。

  创维集团人力资源总监王大松说:“2001年,创维从全国引进了8名MBA,但一年内都离开了。”王大松很感叹:“MBA给我的感觉确实一般。”王大松第四次去北大招MBA时,开出了“不低于2000元月薪”的承诺,引来的是一阵笑声。

  发现规律是驾驭规律的前提。宇宙间的一切事物都遵循一定的规律而运动,地球有远近太阳,一年有春夏秋冬,人有生长兴衰、生老病死,物品由新变旧……虽然记忆同生命一样,本质上是不稳定的,时好时坏的变化令人难以捉摸,但是记忆也遵循着一定的规律而运动。掌握这些规律,能够帮助我们在记忆的过程中少走很多弯路。

  经验也表明,人们能够回忆起来的信息远不如认知的多。

  是创维付不起钱吗?还是他们小气?都不是。创维管理层的老员工,年薪是30-50万,连他们的业务员,年薪都在5万左右。

  就整个人类而言,记忆素质的差异有“中间凸大两头尖小”的统计学规律:有限的人群调查结果表明,记忆能人极其罕见–不超过千分之几,记忆中常者占绝大多数,记忆低劣者同样罕见–不超过千分之几。

  识记后保持的时间有短有长

  许多企业的人力资源负责人对MBA的实际能力提出质疑,“眼高手低”、“心浮气躁”成为最多的批评词汇。这些企业也提出了共同的问题:“你们为什么就不能从基层做起呢?”

  具体到每个人而言,记忆素质中有强项也有弱项。比如说,有的人喜欢借助视觉去记忆–总是清晰地想像出书本与笔记本中的需记内容,那么视觉记忆可能就是他的强项;有的人喜欢借助听觉去记忆–即使接受视觉信息时也“暗自”将其转换为听觉信息,那么听觉记忆就可能是他的强项;有的人移动身体会记忆得更好些,那么动觉记忆就是他的强项……

  知识、经验、事件、物品等被人的感觉器官接收并转录为信(讯)息输入大脑后,根据记忆时间的长短,记忆可以分为瞬时记忆、短时记忆、长时记忆三种。

  ○浮躁的企业长不大

  罕见的记忆能人们也各有各的记忆素质:

  瞬时记忆又称感觉记忆。这是一类保持时间不超过一秒钟的瞬现即逝、须臾即忘的记忆。

  据统计,世界500强企业的平均寿命是40-50岁,美国每年新生50万家企业,10年后仅剩4%,日本存活10年的企业比例亦不过18.3%,而中国大企业的平均寿命是7-8岁,中小民营企业平均寿命是2.9岁。这的确是一个很严酷的现实。我想,哪个办企业的人也不愿意这么快就死掉吧?现在,企业界都在谈论如何做大、做强,也就是企业如何长大的问题。你可以找出企业长不大的一百条理由。我这里想谈的就是企业的心态问题,是否能够沉下心来,去研究市场,去研究产品,去搞科技创新,去研究企业制度,去研究企业人力资源的管理,而拒绝浮躁的心态。

  唐朝的吴道子,在天宝年间应唐明皇之召,去考察四川嘉陵江的景致。回京复旨时,唐明皇要看他的画稿,他说:“我没有勾画稿子,都记在心里了。”后来,仅用一天时间就把嘉陵江三百余里的风景活现在画稿上了;

  据研究,大脑对由感觉器官输入的此类信(讯)息不作心(实际上是脑)理加工,也没进行重复,形成的痕迹大都是表浅而活动的,在一秒钟以后就消失,遗忘后不能恢复。

  由于浮躁,某种产品刚一兴起,同类企业一哄而上,搞得谁都没有利润。当年呼啦圈的悲剧、锅巴的结局,不都是如此吗?

  俄国作家契诃夫只要见过一个人一次,就能永远记住这个人的特征,还善于用寥寥数笔把这个人勾画出来;

  瞬时记忆往往是人们自己感觉不到的。

  由于浮躁,假冒伪劣产品到处都是。

  古希腊著名盲诗人荷马,能到处行吟他的巨著《荷马史诗》中27693行诗句;

  短时记忆是一类保持时间大于一秒但不超过一二分钟的瞬现即逝、须臾即忘的记忆。短时记忆在日常生活中很常见。比如我们要给一个不经常联系的人打电话,从电话簿中查找到电话号码,电话接通之后,还没等到电话打完,我们就已经把电话号码忘记了。

  由于浮躁,当年中央电视台广告“标王”之争让多少企业为之痴迷疯狂。不努力把每一件事做细、做透,而去豪赌广告,结果是怎样的呢?一篇新闻追踪,就可以搞得秦池倒地不起。

  我国著名桥梁专家茅以升教授在83岁时还能记住圆周率至小数点后百位;

  据研究,大脑对由感觉器官输入的此类信(讯)息只作简单的加工和必要的重复,形成的痕迹大都是表浅而活动的,在一二分钟以后自行消失,遗忘后不能恢复。

  由于浮躁,一些企业盲目乱炒概念。2000年8月,全国仅有3家公司用“纳米”技术,半年之间就冒出了300多家“纳米”字号的企业,“纳米”臭了街。

  十九世纪法国的大小说家左拉,具有超常的嗅觉。他对各式的花朵及食品,都能一嗅而正确地分辨出他们的香味来。

  长时记忆是一类保持时间大于一二分钟–能保持较长时间的记忆,有的可经年甚或终生不忘。

  由于浮躁,有的企业前期势头不错,刚发展到了几千万资产,就要搞多元化经营;刚搞到了几个亿,就要搞国际化,誓言几年之内进军世界500强,云云。于是就头脑发热,盲目扩张;耳根发硬,听不进别人的意见;两眼发晕,看不到企业经营中的风险……

  每个人都有自己的最佳记忆时间

  据研究,大脑对由感觉器官输入的此类信(讯)息进行了储存前的主动而又积极的心(实际上是脑)理加工,形成的痕迹大都是结构的、深刻而牢固的,保持在脑中的时间较长,即便是遗忘,通过努力大都能回想起来。

  西方有句名言:“罗马不是一天建成的”,那么我们是否可说“万里长城也不是一天垒成的”?

  就生理期来说,人的记忆最佳年龄通常在青年时代:

  同一内容经过反复记忆,就可以延长记忆的时间,把短时记忆转化为长时记忆。

  不论是世界500强之首的沃尔玛,还是中国制造业旗舰的海尔集团,都是在踏踏实实、埋头苦干中长大的;浮躁被扎实所代替,冲动被理智所折服,这才是长大的硬道理。

  有人的统计学结果表明,如果以18-29岁的记忆力为100的话,那么,10-17岁为95,29-39岁为92,40-69岁为83,70-89岁则显降至55。

  记忆的信息按规律遗忘

  ○中国需要182座“国际化大都市”、40个“CBD”吗?

  “先快后慢”的遗忘规律首先被德国心理学家艾宾浩斯发现。艾宾浩斯通过为期一个月的自身实验(采用机械记忆法,熟记13个由两个辅音与一个元音构成的无意义音节,用节省法计算出不同时间间隔的遗忘率),首次发现了遗忘先快后慢的规律,还将其转录为遗忘曲线,并于1885年公布于世–研究记忆的新篇章由此开始。

  浮躁是当前社会普遍存在的一种心态。“浮躁+浮夸”当年曾给中国造成了大跃进等无法估量的损失。今天,如果让这种心态蔓延开,势必对中国的改革进程造成严重影响。作为政府机关,应该正确引导,而不能助长这种风气,而我们的某些政府官员似乎没有摆脱“好大喜功”、“贪大求洋”的心态,所以就不能静下心来考虑一些细节问题。

  我注意到一份资料:到2003年底,中国已有182座城市提出了要建设“国际化大都市”。可怕。什么概念?全国共有667座城市,就意味着占总数27%的城市都要建设国际化大都市,超过了我国城市总数的1/4。

  请问这些城市的决策者们:

  1)世界有几座城市可以称得上“国际化大都市”?

  2)国际化大都市的标准是什么?

  3)你们城市能有多少可用资金及有多大投资力度?

  4)你们要成为国际化大都市的具体方案是什么?如何保证这些方案的实施?

  5)这些方案实施的话,会得到什么样的效果?

  建设“国际化大都市”,并不是建筑几座摩天大楼就可以大功告成的。目前虽然对什么是国际化大都市还没有公认的定义,但有关专家还是提出了基本的八条标准:

  1)区域中心,对本国及世界某一区域的经济有一定的调控能力;

  2)人才中心,有大量的国际移民;

  3)国际会展中心,每年至少举办150次以上国际性会议;

  4)国际组织所在地;

  5)完善的服务体系,服务业在其国民生产总值中所占的比重在70%以上;

  6)国际创业中心;

  7)国际文化传媒中心;

  8)文明之都。

  以上八个条件,中国有几个城市能达到,或者通过努力能达到?前任总理朱基说过:“上海20年后才能赶上香港。”连中国最具竞争力的上海尚且如此,可见,我们中国的经济发展还有很长的路要走,我们还有很多平凡而细致的工作要做。

  “CBD”(CentralBusinessDistrict中央商务区)这个概念是20世纪20年代美国人提出来的,五六十年代在美国、欧洲、日本等一些大城市开始开发建设,是许多国际化大都市的标志性区域。

  中国在90年代提出建设CBD,北京、上海开始规划、建设,之后,国内40多个城市提出建设CBD的规划。CBD又成了一个建设热点!美国纽约、芝加哥经历了20年才建成,纽约曼哈顿不过一平方公里范围,而国内某些城市却要建成几十平方公里的CBD,并要在几年内完成。请问,这不是浮躁心态又是什么呢?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