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为产业分析和初期工业化时代泰勒管理理论的基本依据,敢于舍弃

  亚当·斯密分析了分工带来的三大好处:

  “书到用时方恨少”。当我把这个题目展开来,并且旁征博引般地议了一通后,便很清楚地意识到自己的功力不够。首先是“细节”从概念上难以层层递进地进行剖析;其次,虽然过去比较留心国内外一些引人注目的事,但真正引用起来,方知不能一一与作者联系上,留下“借了人家的不交租金”的遗憾;同时,细节是随着事物发展的进程而不断变化的,而人们对它的认识还受到事物发展进程的限制,本书名为《细节决定成败》,但只怕一些细节还没有做到位:所有这些,都不是“求读者原谅”一句话就能打发的。

  一天,我同表哥一起上山去砍柴。没想到草丛中藏匿的一条毒蛇像箭一样,“唰”的一声扑向表哥,狠狠地在他脚上咬了一口。他痛苦不堪,满头大汗,被咬的那个脚趾迅即肿了起来,变得乌黑,就在这时,只见表哥咬咬牙,果断地用柴刀剁断了这个脚趾。看着这惊心动魄的一幕,我吓得目瞪口呆。表哥接着草草地包扎了一下伤口,在我的搀扶下下山,到了医院。后来,表哥虽然少了一个脚趾头,但短暂的痛苦却保住了他的一条命。

  劳动者技巧和熟练程度的提高有助于生产效率的提高;

  虽然如此,如果本书的出版,能够引起社会对细节问题的广泛关注,能使人们在对细节的关注中找到解决问题的契机和方法,那汪中求的不被原谅也就值了。但愿如此,阿弥陀佛!

  获取从舍弃中来,表哥的性命正是在失去一个脚趾后才得以捡回来的。的确,在人生的许多特定或关键的时刻,只有下定决心,敢于舍弃,才能把握住获取更长远利益的机会。在面临无法避免的挫折时,应该选择最佳的失败方式。

  可以免除更换工作造成的时间损失;

  本书在出版过程中,新华社领导、新华出版社领导以及新华出版社编审卢瑞华老师给予了很大的指导和帮助,谨表示感谢!

  取舍往往决定成败。作为一名成功者,他的高明之处在于通过果敢的舍弃来抓住往往被别人忽视的机遇,从而为自己提供了大展宏图的舞台。失败者的致命弱点是难以割舍小利,固守着眼前的好处,最终舍弃了更加长远的目标。

  使人的注意力倾注在单一事物上,更易在工作方法的专业化方面有所突破,更有利于发明创造。

  本书在修订过程中,贾春峰教授(中宣部理论局原副局长、中国市场经济研究会副会长)、崔俊研究员(中国管理科学学会秘书长)、周浩然研究员(当代改革与发展理论研究中心研究员、《管理学家》杂志主编)、韩福荣教授(北京工业大学经济与管理学院常务副院长)、岳庆平教授(九三学社中央研究室副主任、北京大学人才研究中心主任)、刘茂林教授(清华大学)、周晓柏先生(中国奥组委行政处长)、孙庆生先生(《企业管理》杂志社副社长)等有关专家给予了热心指导,也提出了中肯的意见,在此一并表示感谢!同时,也向在本书出版和修订过程中提出宝贵意见、给予热心支持的朋友们表示感谢!

  古代著名文人柳宗元曾写过一篇题为《赖撇传》的文章,它寓意深刻,读后给人以深刻的启迪。

  斯密有关劳动分工的智慧,成为产业分析和初期工业化时代泰勒管理理论的基本依据,从而也成为产业论的前提。

  汪中求

  赖撇是一种昆虫,长得十分弱小。它本来应该有自知之明,知足常乐,可是却因为贪心太重,而给活活累死。

  19世纪80年代,美国米德瓦钢铁公司工程师泰勒进行了搬运铁块、铲铁砂和煤块、金属切削三项实验,把工人的作业过程分解成若干基本部分,选择最佳的操作方法和劳动工具,确定标准化的作业过程,标准的动作和标准的定额时间,建立保证最高劳动生产率的标准体系,从而标志着工业生产中,由零部件标准化发展到操作工艺过程标准化,从技术标准化扩展到管理标准化。这种以标准化为核心的管理方法开拓了科学管理的新天地,泰勒也由此被人称为“科学管理之父”。

  2004年3月10日

  赖撇在爬行的时候,贪婪的双眼四处张望,只要是看到了自己的中意之物,就会毫不犹豫地将其驮在背上。而它所喜欢的东西实在太多了,结果身体不堪负重,最后一命呜呼。

  在泰勒的科学管理之后,产生了工业工程(IE),质量管理(QM),价值工程(VE),系统工程(SE),计划评审技术(PERT),库存论,排队论,决策论,博弈论,规划论、图论、概率论和数理统计,控制论,信息论,ABC分析法等一系列现代化管理科学,在越来越细的领域内来研究现代化的管理科学。

  中国的贸易额只占世界贸易总额的4%,但引起的贸易纠纷却占15%。如果全球市场中的1个消费者对某产品或服务的质量满意,会告诉另外6个人;如果不满意,则会告诉22个人。

  不愿舍弃,到头来为物所累而丢了性命,人财两空,岂不悲哉。

  但是,现代管理科学的细化程度,远远赶不上现代化生产和操作中的细化程度。现代化的大生产,涉及面广,场地分散,分工精细,技术要求高,许多工业产品和工程建设往往涉及到几十个、几百个甚至上千个企业,有些还涉及到几个国家。如一台拖拉机,有五六千个零部件,要几十个工厂进行生产协作;一辆小汽车,有上万个零件,需上百家企业生产协作。日本的本田汽车,80%左右的零部件是其它中小生产商提供的。一架“波音747”飞机,共有450万个零部件,涉及的企业单位更多。而美国的“阿波罗”宇宙飞船,则要两万多个协作单位生产完成。这就需要通过制定和贯彻执行各类技术标准和管理标准,从技术和组织管理上把各方面的细节有机地联系协调起来,形成一个统一的系统,从而保证其生产和工作有条不紊地进行。在这一过程中,每一个庞大的系统是由无数个细节结合起来的统一体,忽视任何一个细节,都会带来想象不到的灾难。如我国前些年澳星发射失败就是细节问题:在配电器上多了一块0.15毫米的铝物质,正是这一点点铝物质导致澳星爆炸。

  –通用系统公司(GeneralSystemCo.)第一代老板靠胆子,第二代老板靠路子。

  没有上锁的门

  可以说,随着社会分工的越来越细和专业化程度的越来越高,一个要求精细化管理的时代已经到来。

  第三代老板靠票子,第四代老板靠脑子。三分技术、七分管理、十二分数据。

  “不只是今天而已,我怕你晚上突然回来进不了家门,所以十年来门从没锁过。”

  差错发生在细节,成功取决于系统。–比尔马瑞特2.大趋势

  沃尔玛创始人山姆·沃尔顿的工作时间,90%以上是用在乘飞机巡视分店、与员工和客户交谈、阅读财务报表、召开星期六例会讨论一个又一个分店的具体运营情况上。

  乡下小村庄的偏僻小屋里住着一对母女,母亲深怕遭窃,总是一到晚上便在门把上连锁三道锁;女儿则厌恶了象风景画般枯燥而一成不变的乡村生活,她向往都市,想去看看自己透过收音机所想像的那个华丽世界。某天清晨,女儿为了追求那虚幻的梦离开了母亲身边。她趁母亲睡觉时偷偷离家出走了。

  –产品利润趋向于零随着世界经济一体化进程的加速,无论是传统产业,还是高科技产业,产品的利润无一例外都在下降。生意越来越难做,是所有人的共识:

  天下大事,必做于细;天下难事,必成于易。

  “妈,你就当作没我这个女儿吧。”可惜这世界不如她想像的美丽动人,她在不知不觉中,走向堕落之途,深陷无法自拔的泥泞中,这时她才领悟到自己的过错。

  1979年,世界石化产业的投资利润率为11%,到1998年,已下降为3%,炼油业的利润率已趋于零;

  –《老子》

  “妈!”经过十年后,已经长大成人的女儿拖着受伤的心与狼狈的身躯,回到了故乡。

  1988年林百里在台湾创建了广达电脑公司,如今已跻身于世界最大的笔记本电脑设计、制造商之列,到2003年,毛利率从原创建时的15%下降到目前的5%;

  索尼公司总裁出井伸之去拜访丰田公司,参观工厂的时候,他询问丰田的一位工程师:“你们的不良率是多少?”所得到的答案居然是:本公司没有“不良率”三个字。

  她回到家时已是深夜,微弱的灯光透过门缝渗透出来。她轻轻敲了敲门,却突然有种不祥的预感。女儿扭开门时把她吓了一跳。“好奇怪,母亲之前从来不曾忘记把门锁上的。”母亲瘦弱的身躯蜷曲在冰冷的地板上,以令人心疼的模样睡着了。

  清华同方计算机产品2003年上半年的销售收入14亿,毛利率仅为631%,净利率比2002年同期下降了4504%;

  “妈……妈……”听到女儿的哭泣声,母亲睁开了眼睛,一语不发地搂住女儿疲惫的肩膀。在母亲怀里哭了很久之后,女儿突然好奇问道:“妈,今天你怎么没有锁门,有人闯进来怎么办?”

  2003年,中国手机厂商纯利率一般在3%-5%左右,有的厂商则不到2%。

  母亲回答说:“不只是今天而已,我怕你晚上突然回来进不了家门,所以十年来门从没锁过。”

  ……

  母亲十年如一日,等待着女儿回来,女儿房间里的摆设一如当年。这天晚上,母女回复到十年前的样子,紧紧锁上房门睡着了。

  如今的厂家只能在更“玩命”的拼搏中回忆一台电脑挣2-3万元、一只手机挣几千元的美好岁月了。

  老外买柿子

  市场竞争日趋激烈,利润空间逐渐缩小,整个经济进入微利时代。企业管理人普遍感受到了获利减少的压迫感。

  明智的人总会在放弃微小利益的同时,获得更大的利益。

  市场越来越规范,同业竞争越来越激烈,一夜暴富的神话已难再有。而且,任何一个行业,只要利润空间稍大,就必然会导致大量资本短期迅速进入,竞争自然猛烈加剧,利润率陡然下降。

  美国的一个摄制组想拍一部中国农民生活的纪录片。于是他们来到中国某地农村,找到一位柿农,说要买他1000个柿子,请他把这些柿子从树上摘下来,并演示一下贮存的过程,谈好的价钱是1000个柿子给160元人民币,折合20美元。

  进入微利时代,经营者如何应对?除了赚钱的思路、观念需要及时进行调整、转变、更新外,还需讲究赚钱的方式、方法。英国实业家李奥·贝尔根据自己的经验,结合时代的特点,把微利时代赚钱的要点概括为6字法则,即“预测”、“差异”、“创新”。这六字法则是他在微利时代常胜的武器,也是我们当今创业,打开“微利”时代赚钱之门的金钥匙。

  这位柿农很高兴地同意了。于是他找来一个帮手,一人爬到柿子树上,用绑有弯钩的长杆,看准长得好的柿子用劲一拧,柿子就掉了下来。下面的一个人就从草丛里把柿子找了出来,捡到一个竹筐里。柿子不断地掉下来,滚得到处都是。下面的人则手脚飞快地把它们不断地捡到竹筐里,同时还不忘高声大嗓地和树上的人拉着家常。在一边的美国人觉得这很有趣,自然全都拍了下来。接着又拍了他们贮存柿子的过程。

  ●科学预测才有“钱途”。

  美国人付了钱就准备离开,那位收了钱的柿农却一把拉住他们说:“你们怎么不把买的柿子带走呢?”美国人说不好带,也不需要带,他们买这些柿子的目的已经达到了,这些柿子还是请他自己留着。

  “凡事预则立,不预则废”,微利时代更是如此。微利时代,虽然信息高度发达,但是,市场形态是千变万化的,综合性、大范围的信息,不一定能准确地反映出一个局部地区的市场状况或消费动向。经营者既需要把项目放在大市场中来思考,同时也需在广泛收集信息的基础上,对不同的区域市场情况进行具体分析,根据细节,洞察先机,才能做出符合市场真实状况的判断,然后进行科学的预测。正确的预测、准确的判断,才能使自己的经营技巧、方法高出同行,胜人一筹,生意才有利可图、有钱可赚。

  天底下哪有这样便宜的事情呢?那位柿农心里想。于是他很生气地说:“我的柿子很棒呢,质量好得很,你们没理由瞧不起它们。”美国人耸耸肩,摊开双手笑了。他们就让翻译耐心地跟他解释,说他们丝毫没有瞧不起他这些柿子的意思。

  这里是肯德基打入中国市场的故事:

  翻译解释了半天,柿农才似懂非懂地点点头,同意让他们走。但他却在背后摇摇头感叹说:“没想到世界上还有这样的傻瓜!”

  肯德基炸鸡打入中国市场之前,公司派一位执行董事来中国考察市场。他来到北京街头,看到川流不息的人流,穿着都不怎么讲究,就报告说:炸鸡在中国有消费者,但无大利可图,因为中国消费水平低,想吃的多,但掏钱买的少。由于他没有具体进行相关信息的收集整理,仅凭直观感觉、经验做出预测,被总公司以不称职为由降职处分。接着公司又派了另一位执行董事前来考察。这位先生在北京的几个街道上用秒表测出行人流量,然后请500位不同年龄、职业的人品尝炸鸡的样品,并详细询问他们对炸鸡的味道、价格、店堂设计等方面的意见。不仅如此,他还对北京的鸡源、油、面、盐、菜及北京的鸡饲料行业进行了详细的调查,并经过总体分析,得出结论:肯德基打入北京市场,每只鸡虽然是微利,但消费群巨大,仍能赢大利。果然,北京的第一家肯德基店开张不到300天,就赢利高达250多万元。

  那位柿农不知道,他的1000个柿子虽然原地没动地就卖了20美元,但那几位美国人拍的他们采摘和贮存柿子的纪录片,拿到美国去却可以卖更多更多的钱。

  那位柿农不知道,在那几个美国人眼里,他的那些柿子并不值钱,值钱的是他们的那种独特有趣的采摘、贮存柿子的生产生活方式。

  那位柿农不知道,一个柿子在市场上只能卖一次,但如果将柿子制成“信息产品”,一个柿子就可以卖一千次一万次甚至千千万万次。

  那位柿农很地道,很质朴,很可爱,但他在似懂非懂的情况下就断定别人是傻瓜,他的可爱也就大打折扣了。

  柿农的蝇头小利比起那几个美国人的利益来说实在不算什么,故事看来是讲人与人之间的差别,其实对我们的企业决策者同样有教育意义。在企业的投资构成中,我们的决策者是像文中的柿农一样只看到眼前的比较直接的“小利益”,还是能把眼光放长远一些,发现更大,但可能比较隐蔽的“大利益”呢?这可是个很大的学问。

  明智的人总会在放弃微小利益的同时,获得更大的利益。

  选择越多越好吗

  在征求意见之前,我们必须要有一个属于自己的坚定的信念,要明确最终的目的是什么,这样才能在众多的声音中保持清醒的头脑,找出最适合企业发展的金玉良言。

  有选择好,选择愈多愈好,这几乎成了人们生活中的常识。但是最近由美国哥伦比亚大学、斯坦福大学共同进行的研究表明:选项太多反而可能造成负面结果。科学家们曾经做了一系列实验,其中有一个让一组被测试者在6种巧克力中选择自己想买的,另外一组被测试者在30种巧克力中选择。结果,后一组中有更多人感到所选的巧克力不大好吃,对自己的选择有点后悔。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